主角叫白洛玉絕塵的小說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免費在線閱讀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時間:作者:蔥不吃糖來源:zd

主角叫白洛玉絕塵的小說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蔥不吃糖寫的主要講述的是:作為一抹游蕩在黑市的魂魄,白洛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老神棍騙去異世,并且穿越在一個還未出生的胎兒身上。更沒想到,她還未出生,就被皇上賜婚給夏臨國權傾朝野的冷血王爺玉絕塵!靠之……這算娃娃親么?白夫人生產那天,穩婆一邊喊著夫人難產一邊卻在悄悄用力將已經露出半個頭的白洛往里面推去。白洛怒了!這老妖婆,是想讓她胎死腹中嗎?我靠!白洛狠狠地咬了老妖婆一口,隨即一陣孩啼聲傳來,白洛平安降生。剛睜眼便看到一個絕美的男子看著她,緩緩開口:“這就是本王未來的王妃?太小,抱回去賢王府好好喂養!”白將軍府眾人...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5章 敗家王爺

白洛小手抓著那圓圓的光滑的寶石便往口中送去。

因為動作笨拙,半天都找不到嘴巴,小手也使不上勁,那寶石突然從小手中滑落砸了下來,還好玉絕塵眼尖,動敏捷的將它接住。

他垂眸看著懷里的小家伙,聲音溫柔了許多,“不準吃這些!危險!”

說完,又看向屋頂,眉頭微蹙,最后冷聲命令,

“來人!”

“王爺。”

“將這些吊飾全都拿下來扔了!”

白洛無語望天,她這不過是本能的反應,想看看這些寶石是不是真的。這個敗家男人!

很快,下人便將屋頂的吊飾全都摘了下來,白洛委屈吧啦的看著空蕩蕩的屋頂,小嘴巴微抿,眼睛瞬間變得濕潤通紅,委屈的像是隨時都能哭出來一般。小手也忍不住去抓玉絕塵那張俊冷的臉。

嚶嚶嚶,你個敗家爺們!不要了,干嘛扔了!摘下來可以存放著啊,嗚嗚嗚~

玉絕塵將白洛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北黎匆忙跑來在玉絕塵耳邊小聲說了幾句,玉絕塵聽了北黎的話,臉色瞬間變得陰沉,眸底一抹殺氣閃過,便帶著北黎離開。離開時不忘叮囑那幾個丫鬟,仔細照顧白洛。

白洛見冷面臉離開,瞬間松了口氣,其他丫鬟亦是如此,似乎王爺一走,整個寢殿里面都多了幾分溫暖,幾分活力。

白洛此時一個人安靜的躺在床上,盯著屋頂發呆,也不知道娘親醒來后看不見她,會不會難過。想想,她拼命生下她,連性命都舍得為自己女兒付出的母親,又怎么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剛出生就被人抱走。

想到此,白洛不禁嘆了口氣,她以后的日子看起來應該還不錯,可真的是苦了白將軍府里的人了。還好玉絕塵有點良心,最后給了白將軍府的人每隔七天就能來府中探望她的機會。

玉絕塵帶著北黎一路來到賢王府后院的一座假山前停下。

北黎睨了一眼玉絕塵,最后上前,手掌落在假山壁上一個極為隱秘的機關上。

很快,面前的假山緩緩移動,北黎看著入口,恭敬地側身站在一旁,“王爺,請。”

玉絕塵冷著一張臉走了進去,北黎緊隨其后。

這是賢王府專門關押重要犯人的密室,里面很大,兩人進去后,假山便緩緩合上,看不出任何異樣。

陰暗潮濕的密牢中,無數蒙面黑衣人站在密道兩側把守,里面偶爾會傳來一陣又一陣凄慘的呼救聲和痛苦的哀吟聲。

玉絕塵一直往密牢最里面的審訊室走去。

經過的地方,所有黑衣人都恭敬地跪在地上恭迎自家主子。而他們敏捷的動作,一絲不茍的態度,恰恰證明了,這是一支極為訓練有素的隊伍。

審訊室墻壁四周掛滿了各種刑具,刑具下,兩個燒的旺盛的火爐閃著熊熊烈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火爐旁邊,靠著兩把烙鐵。最可怕的便是陰暗的角落里堆放著四個鐵籠。鐵籠中,關著四頭兇猛可怕的野獸,那鋒利的獠牙露在外面,猩紅的雙眼掃著四周像是在尋找獵物一般,血盆大口流著令人作嘔的口水。

第6章 王爺聽得不滿意

玉絕塵來到審訊室,眼見的人迅速拿了把椅子過來。玉絕塵袍擺一甩,直接坐了上去。他冷眸掃了一眼角落里那幾頭吼叫的畜生,眼里一抹寒意閃過,那幾頭畜生像是能察覺到一般,頓時停止了吼叫。

北黎見狀,脊背不禁一個哆嗦。主子的眼神太可怕,連這些野獸竟然也如此識相!收回視線,對獄卒做了個手勢,很快,兩個獄卒拖著一個頭發凌亂的婦人走來,他們將婦人綁在型架上,玉絕塵冷眸看了過去。

薄唇輕啟,“說吧,是誰派你去的白將軍府。”

那接生婆渾身哆嗦不敢言語。突然,一個嘶吼聲傳來,就在接生婆身旁的角落中。

接生婆嚇了一跳,本能的朝那吼叫聲看了過去,當看到那幾頭野獸張著血盆大口瞪著自己的時候,接生婆腦袋一片空白。

北黎冷冷的提醒,“王爺問你話呢!”

接生婆一個激靈抬眼:“沒有人指使奴婢,沒有人。”想到自己全家人性命全都在那個人手中,接生婆抱著一死的決心,毫不猶豫的回到。

玉絕塵顯然沒有什么耐性,直接揮了揮手,北黎會意,給了獄卒一個眼神,獄卒直接將接生婆松綁,接生婆以為自己答了,就沒什么事了,剛松了口氣,整個人突然被人凌空架起,直接朝那鐵籠的方向走去。

接生婆嚇破喉嚨喊道:“王爺,求您饒了奴婢,奴婢該死,奴婢該死,求王爺饒了奴婢。嗚嗚嗚~”

那幾頭畜生在籠子里來回踱步、嘶吼。

玉絕塵就這么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奶娘被讓在鐵籠外,北黎見狀,冷冷的提醒,“王爺給你一次說實話的機會。若是王爺聽得不滿意,那便沒有機會了!這幾頭畜生餓了十天,你的肉,似乎不夠它們分,加上你家里那五口,或許~”

話說了一半,北黎停了下來。那接生婆喉嚨一緊,渾身顫抖著,雙腿間,有溫熱的液體流出。她知道,自己嚇尿了。

她的身子本能的朝后縮去,雙臂緊緊地環胸,試圖躲開這幾頭畜生兇惡的眼神。聽了北黎的話,接生婆急忙跪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道,“奴婢招,奴婢全招,嗚嗚嗚。求王爺饒了奴婢。”

北黎給了那兩個獄卒一個眼神,兩人將接生婆重新拖到了型架上。

玉絕塵纖細的玉指在椅子扶手上毫無規律的一下一下的敲擊著,半晌才開口,“是誰指使你殺害白將軍的孩子!”

“是,是,太后娘娘。”頓了頓抽噎道:“奴婢曾是太后娘娘身邊的侍女,后因為家中母親重病,所以太后娘娘念在奴婢忠心耿耿的份上,讓奴婢提前出了宮。前些日子,奴婢在街上恰好碰到了太后娘娘身邊的嬤嬤,那嬤嬤與奴婢曾經一同服侍太后,關系還算好。她說太后娘娘最近心情不好,奴婢便多嘴問了一句。”

北黎見接生婆頓住,冷聲提醒,“繼續說!”

接生婆一個激靈,偷瞄了一眼臉色陰沉的玉絕塵,腦袋急忙往后縮了縮,她回憶著那天發生的事情,“奴婢從那嬤嬤的口中得知,原來是太后娘娘的侄女兒秦舒自小便喜歡王爺,因為皇上將白將軍府還未出世的孩子賜婚給王爺,她心中不滿,所以經常去太后娘娘那里哭鬧。太后娘娘不忍心看著自己的侄女傷心,所以便找人對白將軍的孩子下手。”接生婆全盤不漏的招了出來。

第7章 這個男人脾氣太暴躁

說完,不停的磕頭認罪,“王爺,奴婢說的句句屬實,奴婢絕沒有欺騙王爺半句。奴婢也是被逼無奈,太后娘娘命人將奴婢的孩子和相公全都抓走威脅奴婢。奴婢實在是沒有辦法,才會做出此等傷天害理之事。”還好,白將軍的孩子平安降世,否則,接生婆不敢想,自己一家人將面臨怎樣的困境。

得罪了太后,或許她會死,可得罪賢王,不僅她會死,就連她的祖墳,怕是也會被賢王命人拆了!

玉絕塵聽了接生婆的話,冷俊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他冷眸微凜,眉頭微挑,緩緩起身,淡淡的說了一句,“扔進去!”便徑直離開。

很快,便傳來接生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玉絕塵越靠近出口,聲音越小,直到聲音消失在耳邊。北黎一直跟在玉絕塵身后不吭聲,他太了解自家主子,他越是不說話,表情越是沒什么變化,那便說明,有人要倒霉了!

出了密牢,玉絕塵冷冷的提醒北黎,“此時事先不必驚動宮里那位!本王會找她算賬。”北黎明脊背一涼,看來,有人要倒霉了。急忙應到,

“是,王爺。”

此時,白洛已經小睡了一覺醒來。她有些迷糊的睜開雙眼,見四周沒有動靜好奇不已,難道,人都出去了?

出去了也好,她一個人可以愉快的玩耍不是?她隨手摸了一個小玩意兒,用盡吃奶的勁將它撿起來,把玩著。正高興呢,誰知,突然一陣寒意襲來,單盈盈怯怯的聲音傳來,“奴婢參見王爺。”

白洛聽了單盈盈的話,一個激靈停止了動作,結果,手里的撥浪鼓直接砸到了她鼻梁上,將還有些迷糊的她瞬間砸清醒,白洛“哇嗚”一聲大哭。白洛表示,真的很疼。但這哭,真的也是本能啊!

玉絕塵剛到寢殿門口,便聽到白洛一陣大哭,轉瞬間,他便來到床前,看到小家伙鼻梁都紅了,哭的淚眼汪汪的,一副沒睡醒的模樣,心中頓時怒火四起,沖單盈盈冷聲低吼,

“你是怎么照顧洛兒的?”

聲音沒有一絲溫度,單盈盈聽的心里恐懼不已。

她喉嚨緊了緊,正欲回答,玉絕塵冰冷的聲音道,“來人,將人拖下去,杖責二十!若以后再出現如此意外,直接送去軍營充作軍妓!”

單盈盈委屈又害怕,她不敢求饒,因為聽說過賢王的脾氣,你越是求饒,死的就越快越慘!她那巴掌大的瓜子臉已經嚇得沒有顏色,那雙杏眼偷瞄了一眼嬰兒床里的小家伙便被人拖了下去。

白洛也沒想到,會因為自己的不小心,害得奶娘被拖出去責罰,莫名的,有些鼻酸,她剛剛出生,爹娘就被迫不能養她,來到賢王府沒一會兒,就害得奶娘被拖走杖責。

她好像是個麻煩……

玉絕塵看到白洛的模樣,緩緩俯身,將她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對她道,

“還疼么?”

白洛不想連累任何人,所以忍著鼻子酸澀,沖玉絕塵笑了笑。這個男人的脾氣太暴躁,太冷血無情,勢力又強大的可怕,既然不能得罪,那就想辦法討好吧!

不過,他的心情,看起來似乎不太好?

小手試圖抓玉絕塵的衣襟,只是沒什么力道,每次抓到,因為那布料太過順滑,都從手中滑落。最后白洛放棄。

咿咿呀呀的喊著,玉絕塵看著小家伙努力抓他衣襟的模樣,那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絕色的笑容,白洛險些看呆。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