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嬌小青梅:忠犬請立正!韓東棱元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

傲嬌小青梅:忠犬請立正!

時間:作者:花生壓榨油來源:zd

傲嬌小青梅:忠犬請立正!主角是韓東棱元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傲嬌小青梅:忠犬請立正!》是由作者花生壓榨油寫的一本都市言情,精彩閱讀:拿到駕照上路的第一天,她就碰瓷了某人的裝甲車。“元一一,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已經過界了嗎?”一身戎裝嚴謹在身的韓東棱緊盯那小車中嚇傻的元一一。“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個方法。”“哪……哪兩種?”元一一嚇得顫著音。“要么進去,要么……”“要么怎樣?”“成為我老婆,躲在我身后,我替你擔下一切。”……沒人敢坐她的副駕駛,除了眼前這一身正氣的男人。</p...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傲嬌小青梅:忠犬請立正!》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被迫碰瓷

拿著剛得到的駕駛證,元一一的心是激動的。

天知道她拿個駕駛證有多么不容易,科二考了五次,科三考了五次,連著駕校教練在元一一訓練的過程中更是罵干了舌頭。

“元一一!打死!打死!方向盤打死!”

“踩到!踩到!剎車踩到!你踩的是油門!元一一你是豬嗎?”

“松離合!松離合!哦豁!熄火……空擋打火!”

“踩到!踩到!闖紅燈了!”

“那么大個紅燈在那里擺起!你是后羿嗎?急著要去射它?”

“你是要把那交警撞飛?沒看到交警手勢嗎!”

……

當元一一興高采烈地拿著駕駛證走出駕校門時,教練的血壓瞬間舒坦了下來。

懷揣著那還未被揣熱和的駕駛證,元一一二話不說拿著自己的小積蓄,為自己買了輛女性專屬甲殼蟲。

開上路的那一瞬間,元一一的心情是激蕩的,正欲點火,右眼皮竟然冷不丁地跳了跳。

左眼跳災,右眼要挨,難不成今天有什么壞事發生?

“呸呸呸!今天是我剛買新車的日子,干嘛自己咒自己啊。”

小心翼翼開啟車子行駛在路上,恰逢遇上上班族的下班高峰期,周邊車輛往來不斷,老司機們手里的寶馬更是嗖的一下便超了元一一的車子,已然習慣副駕駛上有著教練這尊安全大佛的元一一,冷不丁地開始緊張起來。

緊拽著方向盤,元一一繃緊了神經,注意著周圍的一切。

路口三秒黃燈,一向乖寶寶的元一一記起了教練的話。

“新手不搶黃燈。”

開著那小巧的甲殼蟲,元一一安安穩穩停在了斑馬線上。

深吸一口氣,隱藏著自己那有些莫名雀躍的心情,元一一默默為自己的安全謹慎打call!

仔細盯著前方的交通指示燈,聚精會神松開離合左轉,誰知右手方大型裝甲車一聲喇叭震得元一一渾身一顫,右手打滑,橫然撞向那輛裝甲車。

“哎喲喂,這年頭還有敢碰瓷咱們這車的?”副駕駛上的陳雄像是看著什么稀奇事兒一般,連忙下車查看。

透過后視鏡,看著那白色甲殼蟲橫進裝甲車身,韓東棱沒來一聲嘆氣。

“小姑娘?小姑娘?你沒事兒吧?”

看著車外一身戎裝筆挺的男人,元一一顯然還未回過神來。

韓東棱下車,一見著那甲殼蟲中嚇傻了的女人,沒來有些生氣。

幾年過去了,還是一貫的蠢透了。

打開車門,將車中嚇得呆滯的元一一從車內拉出,還未等陳雄說話,韓東棱便開始一臉“嚴肅”的給元一一科普知識。

“元一一,你知道你現在造成的行為后果有多嚴重嗎?”

混沌的大腦聽不清楚韓東棱到底在講些什么,但那兩個“嚴重”的字眼卻聽進了元一一的腦子中。

“嚴……嚴重?”元一一嚇得一愣,隨即連忙擺手,帶著哭腔:“我……我哪有那個膽子啊?我肯定不敢故意撞裝甲車的……我是好公民……我真的是好公民……我愛黨愛國啊!”

看著元一一的含淚的那傻樣兒,讓韓東棱起了想要逗弄她的心。

“撞了裝甲車可是要蹲鐵柵欄的,元一一,你闖大禍了。”

第2章 不能包庇你的

“蹲”“鐵柵欄”兩個詞語盤旋在她腦子中,她的眼淚瞬間跟不要錢一般噴涌而出,她緊拽著韓東棱的衣袖:“嗚嗚……韓東棱……你還記得嗎?我……我們是高中同學啊……我怎么可能會襲擊你們嗎?你能不能幫幫我……我求求你了……”

陳雄一臉詫異,事情哪有東棱說得那么嚴重?一件普通事故,該如何處理就如何處理,怎么會扯上那檔子事?

雖是疑惑,但陳雄卻不敢直接拆穿韓東棱。

他東哥的想法豈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揣摩的?

韓東棱一臉為難,那好看的英眉皺得有些許為難:“我為人向來正直,是不能包庇你的……”

韓東棱的話像是一盆冷水,毫不留情潑在了元一一的頭頂。

“你……你該不會是逗我的吧?”元一一做著最后的掙扎。

“你說呢?”

韓東棱嚴謹得有些好看的俊臉拉斷了元一一最后一根稻草,她徹底放聲大哭起來。

她才二十來歲,怎么這么年輕就要去蹲鐵柵欄了?自己明明就蠢為什么還要去開車?手賤!

元一一哭得傷心,韓東棱終究還是沒能忍住笑意,那嘴角不由自主向上揚起。

電話響起,元一一打著哭腔,看了眼電話上的來電,心灰意冷接起:“爸……”

聽著電話那頭自家閨女那奔騰的哭聲,老元差點懷疑是元一一給自己哭喪:“咋了?咋哭成這個樣子?是不是錢被騙了車沒買到?”

老元以著自己了解自家閨女的性子而做著大膽猜測。

“沒有……”

“那你哭啥?”

“我……我出車禍了?”

“你把別人給撞了?那人殘沒殘?死沒死?打120了沒?”

“不是……”

“那是什么?”一時間老元有些猜不準了。

“那你哭什么?”

“我把……”元一一打著哭腔,“我把別人的車給撞了……”

這下,老元有所了解,原來是自家閨女撞了別人的車讓賠來著。

“嗨呀,那你哭啥,老爸賠得起,那車啥牌子的?老爸我還有點積蓄,還是能把你贖回來的。”

“裝……裝甲……”

“啥?”含著哭聲,老元一時沒有聽明白,“莊家是啥牌子的?沒聽說過啊,干啥用的?”

“打……打仗用的。爸……韓東棱說我可能……要進去了……”

老元眼皮一跳,差點岔過氣兒去,他穩了穩心神:“一一啊,爸媽供養你不容易,念在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說是你自己撞得,跟爸媽沒關系,好不好?”

元一一吸了吸鼻子:“好。”

擦干眼淚,元一一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哭完了?”

“嗯。”揚起小胸脯,元一一義憤填膺,“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跟我爸媽沒關系,你們要抓就抓我吧,跟我爸媽沒關系!”

陳雄噗磕一聲笑出聲來,誰知碰上韓東棱的冷眼,他隨即將笑意硬逼了回去。

“真想進去?”

吸了吸鼻子,元一一肯定地搖了搖頭。

鬼才喜歡!

“你就不會為你自己想想辦法?”

“想什么?”

“念在我們三年同學的份上,我有個辦法,你要不要聽聽?”第2章結束

第3章 還是吃了不懂法的虧

“什么辦法?”元一一紅著眼睛,那欲滴的淚水嵌在眼珠中尤顯黑亮。

“你說你是我家屬,那這件事自然不就洗脫罪名了?”

“那……那怎么行?怎么可以騙別人?”

“那你是想進去嘍?也不想想你爸媽就你一個女兒,你要進去了,他們二老怎么辦?”

韓東棱的話入了元一一的心,她爸媽就她一個女兒,她又怎么可能丟下他們不管呢?

“你跟他們說,你是我女朋友,就是因為太想我了,所以就想了這么個法子。這樣……你就可以回家了。”

見著元一一那一臉不甘愿的樣子,韓東棱故意冷了臉。

“怎么?還不愿意呢?不愿意算了,要不是看在你曾經是我同學的份上我才不愿意讓你當我女朋友呢。”

不知是哪一句話踩了元一一的地雷,元一一包著淚水透紅著小臉猛然炸毛:“不當就不當!誰稀罕啊!進去就進去!你以為我元一一怕啊!”

此時的元一一像個刺猬,扎得韓東棱一疼。

可韓東棱是誰?以著元一一的性子他還會不了解她?典型的不見棺材不落淚。

“行!那你也別怪我不念舊情,公事公辦吧。”

不遠處,交警車隊駛向事發事故地點。

見著韓東棱正和著交警說著什么事兒的時候,此時的元一一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

完了完了,韓東棱肯定會夸大事實,他就是報復自己想讓自己進去。

為什么自己剛剛要對著韓東棱發脾氣?真是蠢得跟個豬一樣!

再次失控的元一一,眼淚更是跟不要錢一般往外冒著。

當那冰冷的手銬拷上自己那細嫩的手腕時,元一一終于忍不住跪下身來緊拽著韓東棱的褲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韓東棱,我求求你,救救我……”

“那你同意剛剛的事情了?”

“同意了同意了……”

“剛剛你吼我了,錯了沒?”

“錯了,錯了,我錯了。我不該對你撒脾氣……”

“以后還敢不敢了?”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韓東棱心情頗好,他蹲下身來,細心擦拭了元一一那張哭花的小臉,輕哄著:“不哭了啊。”

此時此刻,元一一絲毫不敢再違背韓東棱的命令,她隨即止住了哭聲,也極力忍著哭嗝。

“真乖。”揉了揉元一一那柔軟的法頂,站起身來向著警察同志標準敬了個禮。

“警察同志,辛苦你跑一趟了,我媳婦跟我鬧脾氣呢,就是我不常回家我媳婦開著小車跟我鬧脾氣呢。”

林澤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回敬一禮轉身而去的那一剎那,心里冷不丁嘀咕埋怨著韓東棱:打個電話故意讓他趕來,還特別叮囑一定要穿瑩綠色交警服救急,他還以為是什么事情呢!原來是嚇唬人家小姑娘!真是沒品!

轉身回望了元一一一眼,看著那被嚇得慘兮兮的小姑娘,林澤忍不住嘆了口氣:“還是吃了不懂法的虧啊,姑娘家多長點見識,也不會被別人如此輕易就追到手了啊。”

元一一的甲殼蟲前方引擎蓋被撞出了個凹,檢查了車子的安全,韓東棱吩咐陳雄將裝甲車開回去。

《傲嬌小青梅:忠犬請立正!》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