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榮可可易寒時的小說寵無上限,甜妻要抱抱免費在線閱讀

寵無上限,甜妻要抱抱

時間:作者:可可茶來源:zd

主角叫榮可可易寒時的小說寵無上限,甜妻要抱抱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可可茶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她眼中蓄滿淚水,哭著求饒;寒時哥哥,我還小,等我再大一些,好不好?男人冰冷的指腹擦著她臉上的淚珠,冷酷拒絕;今晚你成年,夠大了。一紙協約,十八歲生日這晚她要把自己交給他,他是京都的首富,表面上清雅冷峻,尊貴不凡,可背地里卻兇狠又霸道的吻著她,不知饜足,讓她不是上課遲到,就是請假在床上休息。她想要自由,一哭二鬧三逃跑,“寶貝,跑到我懷里來,不罰你。”再次準備逃跑的榮可可,腿一軟,被他撈到懷里,他寵她入骨,疼她如命,摘星星送月亮,只為博她一笑,可小丫頭還是淘氣……...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寵無上限,甜妻要抱抱》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5章 是想讓我吃了你?

榮可可想,榮雅然比她更成熟,有女人味,若是有榮雅然陪易寒時睡,易寒時就會嫌棄她,改變那份協議了吧?

只要能讓他別在像一條餓狼盯著自己,縱然是幫榮雅然,她也可是試一試。

榮可可高興的捂著被子,終于能睡個好覺了。

早上,她是被手機鈴聲,她以為是定時的鬧鈴,煩躁按掉。

手機第三次鈴聲響起,她郁悶的睜開眼睛,看見有來電顯示,驚愕的瞪大雙眼,手抖得按了接聽。

“可可,敢掛我的電話,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冷森森的如寒冰的聲音,讓她瞬間清醒,簡直比潑了一盆冷水還讓她精神。

“……”

嗯,掛了,但她不是故意的。

她扶著額,想哭。

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哈切,軟萌的裝傻道;“寒時哥哥,我剛睡醒呢,沒注意呢,掛了你電話嗎?”

“四十分鐘,來我別墅。”

聽著手機的嘟嘟嘟聲,她看了眼時間,才六點,這個惡魔簡直要人命!

但她不敢不從。

從她家到他的別墅,開車都要三十多分鐘,洗漱和收拾的時間根本來不及,抓狂撓頭發,她趕緊跳下床趕緊去洗漱。

……

明瑯華府。

榮可可趕到的時候,正好是六點四十,氣喘呼呼的扶著腰,靠在別墅門口,正巧易寒時運動回來。

他穿著貼身的運動裝,遒勁的手臂,肌肉鼓凸,胸膛結實,后背挺拔,恰到好處的黃金比例大長腿被運動褲勾勒出漂亮的線條,讓人臉紅心跳。

當他經過她身邊的時候,一股陽剛之氣襲來,她還聞見淡淡的薄荷香,真是讓人心醉神迷呀。

這男人的身材真的是好的沒話說。

那張俊帥哪怕萬年都是冷冰冰的,但也足夠迷死人不償命!

也難怪有一項調查女人的夢中情人的數據排行榜,他霸占第一。

“寒時哥哥,早安。”

易寒時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毛巾擦了額頭上薄汗,把毛巾丟給她。

“去做早餐。”

他明明剛運動完,身上好冒著熱氣,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冷到刺骨,如寒潭中的結了千年的冰塊。

“……”

榮可可愕然的接過毛巾,望了一眼旁邊的傭人,皺著眉頭跟在他身后。

忽而,他停下腳步,她撞到他后背,她哎呦一聲,摸著鼻子往后退。

“寒時哥哥,你家不是有傭人嗎?我手藝又不好,做的早餐很難吃的。”

易寒時墨眸閃著玩味,嘴角的弧度魅惑又勾人。

猛地伸手扣住她纖細粉白的脖頸,冷若寒冰的薄唇靠近她耳側,低沉而磁性的嗓音,迷惑心神。

“不讓我吃早餐,是想讓我吃了你?”

榮可可嚇得心顫,拼命搖頭,“做,我做早餐。”

盯著她白皙如骨瓷的小臉,易寒時瞇著冷眼,“你的懲罰從今天開始,可可,你給我洗衣做飯,我不滿意,會立即要你!”

后面一句話,狠厲的像是隨時都能把她的脖子扭斷。

榮可可驚嚇的抖著肩膀,如小雞啄米一般,連連點頭,乖巧的討好,“我這就去吃早餐,寒時哥哥,你放心,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她抗拒他的意思是如此明顯,易寒時下顎咬緊,寒眸陰沉,分分鐘想要揉碎。

……

早餐擺上桌,榮可可提心吊膽的望著桌上的三道小菜,等了幾分鐘還沒有看他下樓,她心驚膽戰的上樓,走到他的臥室外,剛想敲門,房門卻自己開了。

“寒時哥哥……”

房門打開后,映入眼簾的畫面,驚得她小臉瞬間如熟透的紅蘋果,臉頰通紅。

她趕緊捂住眼睛轉身,掌心感覺到臉上溫度不斷升高,小心臟也不受控制的噗通,噗通,噗通亂跳。

第6章 反應這么大,不滿意?

榮可可沒有想到上樓叫他吃飯,卻看見他正在換衣服的場面。

最尷尬的是他裸著上身,一只腳伸進褲腿里,正在穿褲子。

腦海里閃過他上身結實的肌肉,特別是那八塊腹肌,還有那長腿……滋啦滋啦的電流在她小腦袋里流竄,她蹭蹭跑下樓,坐在餐桌上,捂著發燙的小臉懺悔。

以后打死她,也不要進他臥室!

易寒時下樓的時候,已經穿戴整齊,西裝革領,黑外套黑襯衫,禁欲氣息從他身上彌漫開來,讓人不敢靠近。

他從容淡然在餐桌上旁坐下,察覺她臉頰還是紅彤彤的,瑩潤的唇像是等人采擷的櫻桃,他似笑非笑的掀起涼薄的唇角。

“又不是沒看過,可可,反應這么大,不滿意?”

榮可可覺得自己的臉都要被熱化了,不想和他討論這個令人羞恥的話題,殷勤的給他盛了一碗粥。

“寒時哥哥,米粥配小菜,你嘗嘗的味道如何。”

易寒時袖口卷上一截,露出名貴手表,骨節分明的長指接過小碗,嘗了一口,舉手投足的都透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族優雅。

榮可可忐忑的盯著他,等他再嘗第二口還沒開口,總算松了一口氣,趕緊給自己給自己盛了一碗。

忙了一早上,她早餓了,呼啦呼啦,一碗粥四五口就被她喝完。

又盛一碗,低頭喝了一口,察覺到男人盯著她,她咽下去粥,神經繃緊,也許是太過緊張,她不雅就打了一個嗝,趕緊捂住嘴。

“嗝,寒時,咯,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為毛她要在這個時候打嗝,簡直要命。

他不會是嫌棄她的動作太粗魯,把她趕下桌吧?

易寒時長指拿紙巾,幫她擦拭嘴角,動作溫柔,指腹觸碰到肌膚,卻冷得她膽寒。

“沒有人和你搶,可可,慢點吃。”

“謝謝,寒時,咯,哥哥。”

打嗝聲還沒有停止,她猛地拍胸脯,和他一起吃飯,果然會消化不好,這特么太遭罪了。

他遞給她一杯水,榮可可接過水杯,仰頭一口喝下,感覺好了不少,過了一會沒有再打嗝。

她放下水杯,才發現不對勁。

她喝的是他的水杯,那他們豈不是……間接接吻?

刷的一下,她的小臉爆紅。

“臉怎么這么紅,身體不舒服嗎?”

他直勾勾的盯著她剛喝過水粉潤晶瑩的唇,她低頭露出纖細的粉頸,黑眸剎那閃爍暗芒。

他靠近的時候,她聞見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小心臟砰砰亂跳。

“沒,沒有呢。”

她討好的給他夾菜,“寒時哥哥,你吃呀。”

吃過早餐,易寒時去上班的時候,丟下一句話,把他的衣服洗了,把別墅打掃干凈,王叔會監督她。

“……”

她郁悶的盯著客廳的雞毛撣子,想打人。

皺著小臉把他的衣服丟進洗衣機里,再下樓打掃,抬頭看王叔,明明才三十幾歲,卻拿著一杯保溫杯坐在陽臺邊曬太陽,像個老爺爺一樣晃蕩著搖椅,時不時的看她一眼。

“可可小姐,加油,地板還要拖。”

榮可可深呼吸,去拿拖把拖地,好不容易打掃完了,她剛坐下休息,又收到他的消息。

“十二點,帶午餐來公司。”

毫無感情的命令句,霸道又強勢。

榮可可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了,而她還沒買菜。

要死了。

丫的,易寒時,你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大惡魔吧!

第7章 ;敢和她搶男人

當王叔開車送榮可可到易氏大樓,還差五分鐘就要到十二點,她狂按電梯,急的額頭都是熱汗。

送餐的快遞員,都沒有的她這么著急的。

最后一分鐘走到他的辦公室外,正準備進去,卻聽見里面傳來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她驚訝的停住敲門的動作。

“寒時哥,我特意做的午餐,你正好沒吃,我們一起吃吧。聽說,你口味清淡,我做的菜也很淡……”

“……”

榮可可蹙著小眉頭,易寒時也太過分了吧,竟然讓好幾個女人給他做午餐。

可惡。

看著手里精心準備的午餐,她做了一個鬼臉,丟去喂流浪狗也不給他吃,哼!

辦公室內。

易寒時不耐煩的聽著女人的聲音,深邃墨眸掃了眼時間,冷眸一瞇。

她遲到了。

“舒小姐,我還在工作,請出去。”

舒薇不甘心的撒嬌,“寒時哥,沒關系的,我等你。你完成工作,我們一起吃午餐,好不好?”

“請出去!”

對方已經是非常不耐,冷意森森的語氣,若她再不走,會被丟出去。

舒薇不敢觸怒他,沮喪的提著飯盒出來,“那寒時哥,我在外面等你哦。”

她見到他的第一面,就不可自拔的愛上他,但是每次她對他示好,他都冷漠的視而不見。

不過她從沒有氣餒過,還是深深的迷戀著他。

這次她過來給他送飯,就是想在他面前刷一刷存在感,她相信總有一天,他會被她的真心感動的。

雖然心里給自己打氣,但被趕出來,她還是覺得沒面子,心中暗藏怒火,就看見門口外一個提著飯盒的女人走來走去,不悅的擰眉頭。

“你是誰,在做里做什么?”

榮可可被呵斥,也沒惱,滿是膠原蛋白的小臉露出一個乖巧的笑容,誠懇的詢問,“我正在找廁所,但是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走,你知道嗎?”

這是她的實話。

她本來是準備走的,但忙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松懈下來,就想上廁所,又折回來找廁所。

“連廁所在哪里都不知道,你不是易氏的人吧,不是這里的人,你提著飯盒來這里做什么?”舒薇防備的盯著她。

這女人不會也是來在寒時哥面前刷存在感吧。

小賤人,敢和她搶男人,不知死活。

榮可可看著手里的飯盒,她也很無奈,想丟掉但沒找到垃圾桶,還想去找廁所,就聽見手機鈴聲。

她按了接聽,傳來男人磁性而冷冰的聲音,小臉一垮。

“在哪?”

他說話向來是惜字如金。

“我在你的辦公室外,剛才聽見有人給你送餐,我就不打擾了。”

她雖然不爽,但是對他說話也不敢放肆。

“進來。”

“可是,”她的話還沒說話,對方已經掛了,她皺著小臉暗暗磨牙。

大魔鬼!

她提著飯盒,手觸到他的辦公室的門把手,舒薇看她要去易寒時的辦公室,伸手攔住她。

“女人,這可不是阿貓阿狗能進的地方,你一邊玩去。”

榮可可巴不得一邊玩去,可她要是去玩,里面的大魔鬼可能會打斷她的腿。

“阿姨,你不知道好狗不擋路嗎?請讓開。”

舒薇聽見她叫自己阿姨,瞪圓雙眼,她才二十歲,就被人叫做阿姨,而且她還罵自己是狗!

“你是哪里來的小賤人,滿嘴胡說八道,不想被保安請出去,就趕緊滾。”

榮可可瑩亮的眸子轉了轉,比豆腐還要白的小臉皺起來,“想讓我滾,也可以的,只要你能讓易總裁同意。”

聽見她說易寒時同意才能離開,可笑。

“敢拿寒時哥來壓人,你好大的膽子!”

此時吃了午餐回來的員工,看見兩人堵在總裁的辦公室門口,驚訝的頓住腳步,等著看戲。

舒薇看見她們,擺出女主人的架勢,趾高氣揚的指著榮可可,“叫保安把這個女人趕出去,哪里來的小蠢貨,敢在這里撒野。”

《寵無上限,甜妻要抱抱》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