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小說全文在線閱讀)林雨晴蕭銘楊完整版

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

時間:作者:涂花期來源:ysg

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是作者(涂花期)寫的一本小說,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在線閱讀完整版主角林雨晴蕭銘楊結局如何:“該死的余向楓,居然這樣對我!”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邊數著房間門,邊罵。...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十章

自己的心思被她一語道破,徐知凡倒有些尷尬起來,“你別誤會,我只是……”

“你也只是好奇,我知道……你一定也好奇,我為什么白天和晚上的落差會這么大,對吧?”

徐知凡揚起唇角,笑得好沐春風,點頭:“確實挺好奇的,你和白天……落差太大了,現在的你,就像是一個……少女。”

的確是少女,若不是這兩個孩子叫她媽咪的話,他一定以為她是一個只有20歲的小姑娘,但確實她也只有24歲。

少女?林雨晴挑了挑眉,笑道:“我不否認,畢竟如果沒有這兩個孩子,我也只是一個24歲的少女!哈哈!”

她毫無形象地大笑起來,露出一排干凈的牙齒,完全沒有一副淑女的模樣,但是她這個樣子卻讓徐知凡覺得格外地自然灑脫可愛,對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

“其實,我那樣打扮是有原因的,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不想惹什么是非,只想好好工作,給孩子賺錢養活我自己這個家。”

徐知凡是聰明人,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看著她美麗的側臉,他也在心里感嘆,確實啊!如果她以現在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公司的話,那必定會掀起一番風波,公司里的男人估計個個春心蕩漾,而女生們則視她為仇人了。

到家以后

林雨晴從徐知凡的懷中接過小林真,兩個人的手又不小心相碰。

徐知凡只覺得好像觸電一般,一股莫名的感覺從手心延至心口,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林真已經被林雨晴抱了過去。

“謝謝你送我們回來,天也不早了,徐總還是早些回去吧。”

“好,那你們上去吧。”

林雨晴點點頭,然后抱著林真往樓上走。

徐知凡就站在原地看,直到她那嬌小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他才收回眼神,然后轉身離開。

房間里

林雨晴將林真輕柔地放置在床上,然后替她蓋好被子,于薇坐在一旁,看著她,“你說,徐總會不會看上你了?”

聽言,林雨晴白她一眼:“你胡說什么呢?”

于薇無辜地攤手:“我沒有胡說呀,你都不知道,他晚上看你的眼神,里面的愛意洶涌得如滔滔江水,我……”

“閉上你的嘴巴!”林雨晴抬手就彈向她的額頭,“他是我們的上司,你就別瞎想了,而且我有兩個孩子!”

“那又怎么樣?國外那些男人不也知道你有孩子,還不是照樣追著你,還把你的兩個孩子當寶!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什么就執著要一個人養活他們,那樣多辛苦啊,有個男人照顧你還照顧兩個孩子不好么?”

林雨晴明白于薇的意思,她就是不想讓她太辛苦了。

“于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這種事情畢竟也是要你情我愿的,我……不想勉強自己,也不想勉強兩個孩子。”

“好吧,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早點睡吧。”

又是新的一天

林雨晴剛泡好咖啡,放到辦公桌上,轉身想走。

“林秘書!”冷冽的聲音從耳后傳來,雨晴頓時背脊一涼,轉身,“總裁,怎么了?”

“今天晚上有個珠寶商會。”

聽言,雨晴擰了擰秀眉,揚聲道:“我記得這個珠寶商會昨天您就告訴過我,推了的,所以,并沒有安排這個行程。”

“臨時有些重要的事情,把行程重新排一次。”

“是!”

“你有禮服吧?”

“禮服?”

“今晚的珠寶商會,你和我一同出席!”

呵呵~你丫的不是一大堆女伴么?憑什么要我這個秘書陪你出席呀?

“總裁,白小姐近日一直向我追問你的情況,問你什么時候過去找她,我看不如這個宴會……”

“非你不可。”

嘎?

“這個珠寶商會,你當是玩樂宴會?我有一筆很重要的生意要談,你到時候記得作筆記。”

既然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林雨晴哪有說不的余地?

快下班的時候,蕭銘楊丟給她一個袋子,打開以后才發現是一件紫色的抹胸禮服,“這……”

抬起頭時卻發現他正直勾勾地盯著她,邁著修長的腳朝自己逼近。

“林秘書,我很好奇……你這眼鏡下面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張臉?”說話音,他的手又探上她的眼鏡。

丫的!難道這貨連秘書也想下手么?

“是什么樣的臉就不勞煩總裁大人您費心了,我是已經結過婚的人了!”雨晴退后數幾步,笑道:“總裁請自重!”

那在半空的手一頓,蕭銘楊看著面前那個笑得一臉無害的女人,危險地瞇起眼睛。

是啊,她是已經結過婚的女人了,就算知道她長什么樣子那又如何?

“林秘書是不是誤會了什么?”瞇起眼睛,薄唇微勾:“我只是奇怪,為何我的秘書要隱藏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

“總之,我不會對你的公司和你的利益造成影響。”

“既然如此,那就記得你說過的話,千萬不要……”湊近她,在她的臉上吐著溫熱的氣息:“愛上我。”

再次見到余向楓,居然是在珠寶宴會上面,林雨晴一身紫色的抹胸禮服,頭發也盤得很精致,修身的禮服將她柔美的身段勾勒得玲瓏有致,唯一的敗筆的就是她臉上那個黑框眼鏡。

當在,余向楓并沒有認出她來,跟在他身邊的是她曾經的“好朋友”蘇顏。

蘇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帶著怨恨,雨晴有些莫名,這恨從何來?她現在都已經站在余向楓的身邊了,難道……

看著站在她旁邊的蕭銘楊,雨晴微勾了勾唇,她總算明白這恨從何而來了。

“蕭總您好!”余向楓激動地看著蕭銘楊,朝他伸手:“我是余氏的余向楓,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蕭銘楊是誰?

是A市的風云人物,是商業界的天之驕子,所有人都想合作的對象。

余向楓這種墻頭草,自然是要風往哪吹就往哪倒了。

蕭銘楊搖曳著手中的酒杯,紅酒在絢麗的燈光下閃爍著美麗的顏色。

“余向楓?是誰?”

反應過來,雨晴才知道他是在問自己,趕緊扯唇笑了笑,“總裁,是余氏茶業的余臨福的兒子余向楓。”

 

第十一章

“哦?”蕭銘楊抿了一口紅酒,“哪個余氏茶業?”

雨晴暗地白他一眼,這是要她揭他的老底么?

“總裁,是最近一直貨物虧損的余氏茶業。”

原來是這樣……蕭銘楊點點頭,看向臉色不好看的余向楓:“有事?”

余向楓尷尬地收回手,悶著臉沒有說話,可是眼神卻一直死死地盯著林雨晴,這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女人到底是誰,聲音這么熟悉……好像在哪聽過。

蘇顏咬了咬下唇,嬌聲道:“蕭總,你別聽她胡說,余氏哪有虧損,只不過是最近貨特缺了點而已。”

雨晴聽得一聲惡寒,恐怕地上已經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了。

這女人就不會好好說話?不過依她的德性,八成是想榜上蕭銘楊吧?

“蕭總……”蘇顏見他沒有說話,便扭著豐臂走到蕭銘楊身邊,更是嗲聲嗲氣:“我聽說蕭總對茶業一直都挺有興趣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余氏合作呢?”

她今天穿的是V字型的低胸長禮服,她站在蕭銘楊的旁邊,身子又微微低著,可以讓人清楚地看著她那飽滿的胸脯。

果然有當公共WC的本錢啊。

“林雨晴!!!”余向楓卻突然失聲叫道!頓時引了不少人回頭,雨晴一頓,便見余向楓沖了過來,“雨晴,真的是你!!”

“請你放手,我不認識你。”林雨晴抽回自己的手,后退數幾步,和他保持著距離。

“怎么會呢?雨晴,你怎么會不認識我?當年我們可是……”

蘇顏接過他的話,刁鉆地嘲諷起來:“怎么會不認識,當年你可是被向楓甩掉的女人。現在一定是懷恨在心,所以才會惡意說我們余氏最近虧空的吧?”

雨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沒有接話。

笑話,她記恨在心?當年的事情她早就忘記了,如果不是在這里遇到,恐怕她都要忘了,這兩人長什么樣子。

蕭銘楊聽言,瞇起眼睛頗有興趣地看著她。

余向楓嘆了一口氣:“雨晴,我知道當年我對你造成的傷害很深,可是你也沒有必要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我……”說完再次看一眼她臉上戴的黑框眼鏡,不由得深深地嘆一口氣。

“余少,我想您是誤會了,我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當年的事,我忘了。”說完,她揚起一記風輕云淡的微笑,走到蕭銘楊身邊,“總裁,王老板怕是等你等得久了,我們還是先過去吧。”

“嗯。”蕭銘楊點了點頭,然后兩人先行離開。

蘇顏站在原地氣得咬牙切齒!

林雨晴,就你也妄想和我爭!我一樣會和五年前一樣,把你打敗!

兩人穿梭在人群中,林雨晴享受著周圍各種各樣的目光,一邊微笑。

蕭銘楊幽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來林秘書以前的生活可真是豐富多姿啊。”

“過獎!”雨晴微笑:“比起總裁,我還是略輸一籌。”

正待說些什么,王老板卻端著高腳杯朝這邊走了過來,“蕭總……”

“王總。”蕭銘楊微勾薄唇,抬手和他的酒杯碰到一起:“好久不見!”

雨晴正想介紹一下自己,小腹卻突然一痛,她臉色一變,然后輕聲道:“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以后,雨晴的臉都是蒼白的。

該死的!大姨媽怎么這個時候來?現在可好,珠寶商會的王老板是蕭氏企業要合作的一個大BOSS,她是萬萬不能在這個時候走開的。

“林雨晴!!”

雨晴扭頭,蘇顏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

看著她,雨晴扯了扯唇:“有事?”

“嘖嘖……”打量著她,蘇顏趾高氣昂地嘲諷起來:“瞧瞧你這身打扮,還有這眼鏡,也配站在蕭銘楊身邊?”

“我不配,你配?”

“連余向楓這樣的男人你都守不住,還妄想攀附蕭銘楊?”

呵……余向楓那樣的男人白送給她她都不要。

“一點風情都沒有,就你?”

林雨晴揚起臉,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想必蘇小姐這幾年應該賺了不少錢吧?”

“什么?”蘇顏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怎么突然就扯到這錢上面了?

雨晴湊近她,在耳旁道:“功夫那么不錯,一定有不少經驗吧?怎么?錢還沒有賺夠?把主意打到蕭銘楊身上了?

“林雨晴你這個賤女人!!”

蘇顏尖叫出聲,抬手就朝她的臉上打去。

雨晴避過她揮來的手,抬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腕,冷冷一笑:“惱羞成怒了?”

“你這個賤女人,你,啊——”

啪——

雨晴毫不留情地朝她的臉扇去,頓時,她白皙的臉浮現五個鮮紅的手指印。

眼看著她變了臉想朝自己撲來,卻在半途手捂上了自己的臉,哽咽道:“嗚嗚,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雨晴,我沒有想到……”

“你們在干什么?”

余向楓小跑過來,蘇顏一下子撲進他的懷中,哭道:“向楓,我只是想和她說說話而已,可是我沒有想到,她居然打我……我嗚嗚……都是我不好,向楓你千萬不要生她的氣。”

呵……這樣的戲碼也演?

雨晴不屑地瞟了她一眼,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邁開腳步要往前走。

“林雨晴你給我站住!”

肚子越來越疼了,雨晴在心里暗誹,只好快點離開這里。

手上卻一緊,余向楓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腕,冷聲道:“我要你給顏顏道歉!”

道歉?雨晴冷笑,“你們倆個狼狽為奸我不管,她跑來這里生事我打她一耳光那是輕的。”

“你……”余向楓氣極:“你道不道歉?”

“什么時候我蕭銘楊的秘書還要向別人低頭道歉了?”

一道冷冽的聲音自身后傳來,帶著威嚴,霸氣,雨晴扭過頭,看到蕭銘楊朝這邊走來,身上散發著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不由得讓人生寒。

一看到蕭銘楊,余向楓的氣勢隨即弱了下去,但還是堅持地說:“蕭總,她無緣無故動手打我的未婚妻,我只是讓她給我未婚妻道個歉而已。”

“無緣無故?”蕭銘楊瞟向林雨晴。

她的臉色半白,平時紅潤的嘴唇也沒有血色,蕭銘楊心底一緊,隨即危險地瞇起眼睛,身上那股冷冽的氣息更甚。

 

第十二章

本來以為她會辯駁一番,卻不想她只是淡淡地說:“我沒有什么好說的,打了就是打了,如何?”

“你!”余向楓氣得臉黑,卻礙于蕭銘楊的關系,不敢上前。

想起剛才蘇顏與自己說過的話,雨晴眼珠子轉了轉,上前親密地挽住蕭銘楊的手,柔聲道:“總裁,我們不要在這里陪她們浪費時間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蘇顏一下子就氣白了臉!

蕭銘楊勾唇,這個女人在利用他,他湊到她耳邊:“如果我把你甩開,你猜會如何?”

雨晴臉色變了變,如果他把她甩開的話,那她就丟了大臉了,以后蘇顏看到她會更加努力地嘲笑。

“總裁,我可是您的得力助手,如果你真的那樣做的話,那你可以可就找不到像我這么能干的秘書了。”

確實,她只不過才上班幾天,就把他所有的情況都了解得清清楚楚,而且每一個來糾纏的女人都被她用非常完美的理由搪塞了回去。更重要的是,她不會對著他犯花癡,而且泡的咖啡味道還不錯。

“我可以配合你,但是有條件!”

“什么條件?”

“讓我看你的真實面目。”說實話,他真的很好奇。

雨晴的嘴角不斷地抽搐,半晌,她狠下心點頭:“成交!”

話音剛落,自己的腰就被人扣住,雨晴呆滯地抬起頭,蕭銘楊眼里閃過精光,扣住她的腰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站在原地的余向楓和蘇顏均是白了臉。

和自己戀愛那么多年,他最多只是能牽到她的小手,她那細腰他哪曾摟過,卻沒有想到如今她居然……

而蘇顏卻差點沒把她的背影給瞪出一個洞來,撫上自己白皙臉頰。

林雨晴!你別得意!所有我想要的東西,一件都不會放過!

到了外頭,雨晴才回過神來,趕緊跳開他身邊,“謝謝,不過王老板……”

“合作我已經談妥了。”

雨晴點頭,手不自覺地撫上小腹,臉色又白了幾分,越來越痛了。

“你不舒服?”

看著他,雨晴咬住下唇:“肚子痛。”半晌,她又為難地看著蕭銘楊:“我那個親戚來了,能不能麻煩你替我買下……”

知道她要說什么,蕭銘楊冷聲回道:“不行!”

好吧!她就知道不可以!雨晴只好放棄了,垂著眼睛。

在她愣神的瞬間,自己的手腕卻被他扣住,緊接著她被扯了車。

“地址!”

“啊?”

“你家的地址,送你回去吧。”

真是麻煩,明明讓她來陪自己參加珠寶商會,現在弄成這樣。

林雨晴剛想報自家地址,可是想了想,報了家里附近,呆會到了她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林炫那張臉,可千萬不能讓蕭銘楊看到,要不然……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林雨晴跟他說了聲謝謝然后打開車門。

“等一下。”

雨晴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你剛才答應我的事情。”蕭銘楊挑了挑眉毛。

“剛才什么事呀?”

裝傻,裝傻!就裝傻,看你怎么辦?

本來以為他會糾纏,卻不想蕭銘楊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然后啟動車門刷的一聲就在她眼前消失了。

看著那呼嘯而去的車子,林雨晴拍了拍額頭,嘴角不斷地抽搐。

嘆了口氣,她捂著肚子慢慢地往家里走。

路燈之處,竟然有三個重疊的人影,仔細一看,竟是炫兒和真真他們。

“媽咪!”炫兒和真真一看到她都興奮地朝自己奔來,“你終于回來了!”

將她們摟進自己的懷中,林雨晴笑著說:“對呀!媽咪回來了!”幸好!就知道這兩個小家伙一定會等不及出來這里等的,所以她才沒有讓蕭銘楊送那么近,這樣兩人就碰不上面了。

于薇一身睡衣上前,揉著眼睛:“這兩個小家伙偏偏要來這里等你,害得我只好陪著她們了!”

“謝謝你!于薇!”

看她臉色有些不對,于薇瞇起眼睛:“你親戚來了?”

“嗯!”

“那是誰送你回來的?”

林雨晴并不打算回答她的話,拉著炫兒和真真的手,就朝樓上走去。

一進門林雨晴就朝浴室奔去,十五分鐘她洗漱完畢出來,就聞到一陣濃烈的姜味。

會心一笑,鐵定又是炫兒這小家伙替自己熬姜湯了。

果然,剛在沙發上坐下就看到炫兒端著一碗姜湯出來,“媽咪,這是炫兒特意給你熬的姜湯哦!媽咪加班辛苦啦!”

“真真給媽媽捶背!”

兩個小家伙賴在她身邊,林雨晴喝著姜湯,滿滿的都是幸福。

蕭氏企業。

林雨晴將泡好的咖啡放在桌上,準備出去的時候……

“林秘書。”

強大的氣場鋪面而來,林雨晴硬著頭皮轉過身,“總裁,有什么事嗎?”

蕭銘楊緊緊地盯著她,修長的手指在桌面上輕敲,“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謝我?”

謝?雨晴扯唇:“總裁不介意的話我倒是可以請你到路邊吃一頓!”

“路邊?”蕭銘楊皺眉。

“當然!我可比不得你,我是窮人,請你吃飯只能到路邊,便宜又實惠!”想必他一定不會答應!

“吃飯不用,倒是你昨天與和我說好的條件?”

“咳咳……”雨晴漲紅了臉:“總裁,您不是已經天天能看到我嗎?這就是我的真實面目。”

“是嗎?那如果我要你摘下眼鏡呢?”

“我想我上次就說過了,我有深度近視,摘下眼鏡我什么都看不見!”

話音剛落,蕭銘楊就站起身,高大的身子朝自己逼了過來,挑眉道:“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看到他越走越近,雨晴知道自己如果不逃呆會肯定逃不掉,想都沒想的,她轉身就想溜。

手腕上一緊,他一使勁,自己就幾個回身跌至他溫暖的懷中。

一陣淡淡的古龍香水味闖進她的呼吸,強烈的男性氣息包圍著她,雨晴的心跳開始不規律地跳動起來。

“總,總裁……請,請自重!”

蕭銘楊緊緊地扣住她的腰,她身上有一股幽幽的淡香,很好聞,不似以往那些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刺激他呼吸都不痛快。

近在咫尺,可以看到她白皙的皮膚如嬰兒一般光滑,紅唇嬌嫩,讓人有一股想俯身一親芳澤的沖動。

《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