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尸在線免費閱讀-化妝尸最新章節閱讀

化妝尸

時間:作者:桃偵軒來源:ZW

化妝尸夏熒在線免費閱讀-化妝尸桃偵軒小說最新章節閱讀:喜棺,在人間,乃冥婚之用。在地府,乃陰禮之轎。陰禮不是冥婚,冥婚卻是陰禮。我被迫進了喜棺,與鬼結締陰禮,等待被吃掉的命運,殊不知,那人卻是他?...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化妝尸》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0章來個狠的

我回頭看向女子。

她安詳的平躺在木板床上,雙手交疊在腹部,寬大的衣服著身,僅從表面是看不出懷孕的。

"你真的確定她懷了孕?"

我拉扯著李半瞎的衣袖,低聲的問。

他不說話,眼神卻告訴了我答案。

這下連吳阿姨都吃了一驚,連忙回頭問趙家夫婦。

"她真的懷孕了?"

老趙起先還不肯說,但看到李半瞎拉著我就要出門,連忙跑了過來,攔住我們的去路。

"她是懷孕了,可孩子的父親是誰,又是什么時候懷的,我們是真的不知道。我和她媽媽,還是在昨晚給她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她懷孕的。可是這和你給她畫皮,又有什么關系呢?我們只想還她一個漂亮的臉蛋,讓她美美的離開。"

"哎呀,老趙,這次就怪你們沒有早說清楚了。老李他是從不給自殺與孕婦畫皮的,這是規矩。"

吳阿姨本來是給李半瞎找一個生意,沒想到對方沒說清楚,這下弄得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為什么?"老趙不解,"只要你答應給我女兒畫皮,不管多少錢我都愿意出。"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這是一行的規矩。很抱歉,這活,我真的不能接。"

李半瞎不管對方如何的懇求,鐵了心的離開了。

那家人似乎因此很火大,我們進電梯的時候,就聽到狠狠地摔門聲,還有控制不住的哭泣聲。

我抬頭看了眼一聲不吭的李半瞎,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為什么不能給自殺和孕婦畫皮?"

"自殺之人,對世間失望,其怨恨的種子早就深埋心底,無法根除,看似無害,實則大害。"

"那孕婦呢?"

"孕婦與未滿周歲的嬰兒一樣,一旦橫死,怨氣極重。若隨意給這兩種人畫皮,會將死者的怨氣引到畫皮者的身上來,輕者傷,重則死,還會連累身邊人。"

"哦。"

我點了點頭,沒有再問,跟著李半瞎回了家。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么結束了。

沒想到第二天下午,李半瞎才接了個生意出了遠門,后腳吳阿姨就找上門來了。

"幽夏呀,老李是不是出遠門了?"

我看她滿臉假笑的樣子,以為她還是為那事來的,便說,"他出遠門了,不在家。"

"沒事,我今天來,是因為老趙家想要訂購一些出殯的東西,我把清單帶來了,你給準備一下?"

我接過她手里的紙,粗粗的看了眼上面的東西,點點頭,"都有現成的,你等下,我去給你拿。"

吳阿姨笑瞇瞇的說,"好。"

我總覺得她笑得有些不對勁,但買東西的顧客是大,這店還要生存下去,買賣就不能斷。

所以我沒有多想,就轉身進去準備東西。

可還沒走幾步,后腦就被人打了一下。

頓時一陣疼痛與眩暈感襲來,我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幽夏呀,你別怪吳阿姨,我也是沒辦法,就只是化個妝,偶爾破戒一次是沒關系的,對不住了。"

 

 

我醒來的時候,發現這里竟然是趙家。

趙家夫妻和吳阿姨坐在一邊,看著我醒來,吳阿姨更是去倒了杯水遞給我,笑瞇瞇的道歉。

"夏丫頭,實在是對不住了,我們也是沒了辦法,眼看明天就要出殯了,可逝者的遺容遲遲沒有整理,雖然是陰事,但門面上也是過不去的,所以還請你發發善心,給她畫皮吧!你趙叔叔可說了,只要你畫了,這錢肯定不會少給你的。"

我看了看她手邊的一個袋子,袋子被半打開著,里面是兩疊毛爺爺,厚厚的數量不少。

我揉揉腦袋,從沙發上坐起,悶著聲說,"若我不肯呢?"

"你這丫頭,有錢的買賣,有什么肯不肯的。"吳阿姨笑著說,"你們昨天走后,我清楚地問過了她的朋友,她腹中的不是什么孩子,是一個腫瘤。這個孩子就是因為得了腫瘤想不開,所以才裝神弄鬼了一陣,卻沒想到命不好,被卡車撞死了。這一不是自殺,二不是孕婦,所以這畫皮不破壞你們的規矩。你看如何?"

趙家夫妻也附和著吳阿姨的話對我解釋。

我看得出來,這不過是他們的一番說辭罷了,至于真相如何,我沒辦法去考證。

但我也清楚,若是今天我不畫皮,是很難走出這里的。

因為我手機不在身邊,這屋的門被反鎖了,還在內鎖上加了一道銅鎖,沒有鑰匙是開不了的。

而且這是小高層,我從窗戶跳下去肯定不行。

難道就沒有辦法逃走了嗎?

我皺著眉,一聲不吭。

他們三個看看我,吳阿姨沖著老趙使了個眼色。

老趙就一反笑臉,不帶善意的走近我。

他從褲袋里拿出了一把軍刀,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一刀子劃破了我的手背。

我沒料到他會真的下手,吃痛的縮回了手。

"你最好識相點,立刻給我畫,否則下一刀,就劃破你的臉!"

"你這是犯法,我可以報警告你的!"

"那又如何?反正我女兒死了,我也沒有什么好留戀的,大不了拉你一起陪葬!"

我看著他兇神惡煞的樣子,倒吸一口氣。

有些人對面最親愛的人離世的時候,會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情緒,而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來。

他劃我的那一刀,就是最好的證明,沒有任何留情的意思。

若我不肯答應,他是真的會殺了我的。

我自從醒來后,雖忘卻往事,但也知道,若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就該惜命。

只有保住命,才有機會。

我右手捂著左手手背,"我答應你,但我要先處理一下傷口。"

"好。"

老趙叫妻子拿了醫藥箱出來,讓我包扎。

而吳阿姨就把李半瞎平常在家里干活時的工具箱放在了我的身邊。

我一看那箱子,就曉得,李半瞎這次接的活,有可能就是吳阿姨在背后一手操控的。

否則怎么連工具箱都一早就準備好了!

"快點開始,別磨蹭,今天畫不成,你就別想回去了!"

老趙還是拿著軍刀對著我,一臉煞氣。

我憋了他一眼,坐在死者身邊,打開了工具箱。

"我先事先說好,我師父還沒有正式教過我這行手藝,若畫的不好,可別怪我。"

我這話不是騙人,雖然看過李半瞎畫過不少臉爛的死人皮,但這畢竟是我第一次親手畫皮,而且還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多少有些緊張。

我深呼吸幾口后,才拿著海綿開始了畫皮。

 

 

第12章夜半戲曲

等我順利走出趙家的時候,已經月上中天了。

雖然李半瞎沒有說過,晚上不可給人畫皮,但一想到上次給那個男鬼畫皮是在子夜,這次又是,我的心就不再平靜了。

夜風吹過,我打了個噴嚏,總覺得周圍涼颼颼的,可現在分明就是夏夜呀!

"我得回去問問老李,有什么可以補救的。"

我摟著雙臂,不再停留,匆匆離開了。

卻沒有發現,在老趙家的窗戶口,有一個紅色的身影盯著我。

我一口氣跑回了家里,發現手機就掉在棺材鋪里,我拿起手機就給老李打了個電話過去。

可他的手機竟然是關機狀態?

"這是怎么了?他從不關機的呀!"

李半瞎有個習慣,許是因為擔心我,所以每次出遠門,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會關機。

我覺得這件事不太簡單,而且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周圍空氣越發的冷了。

冷的我的心都在打顫,一溜煙的跑回房間睡覺。

但人在緊張的時候,是很難入睡的。

我側身睡,就總覺得有雙看不見的眼睛在背后盯著我。

平躺著睡,又覺得兩側有雙眼睛看著我。

而且總聽到閣樓有珠子落地的聲音,連帶著外頭吹打的風聲,都覺得是一種惡意的警告。

我在床上輾轉難眠,也不知道有沒有睡著,更不知是夢還是外頭真實存在的聲音。

我總聽到有人在唱戲,咿呀咿呀的,聲音哀怨悠長,伴隨著黑夜,一點點的滲透到我的心里。

最后我實在睡不下去了,睜開眼睛,這才發現,外面的天已經蒙蒙亮了。

"天亮了。"

我坐在床上,捧著自己的臉頰,很慶幸自己還好好的。

但想到昨晚的事,我還是給李半瞎打個電話。

可他的手機這次沒關機,卻也沒有接聽。

我只能繼續留言,然后捂著饑餓的肚子,去給自己弄早餐。

我才去廚房,就聽到外面傳來出殯的聲音。

我打開窗戶,隊伍是從對面那條街過來的,是趙家。

因為昨天不好的經歷,所以我立刻關了窗。

可就在我關窗的時候,我看到那邊不知出了什么事,抬棺的人竟然摔了一跤,棺材倒下,連棺蓋都給開了,露出了一只雪白的手。

手指上還沁著鮮紅色的紅色指甲。

可我分明記得昨晚給她畫皮是沒有的。

但一想到這家人的變態與狠厲,我就覺得眼不見為凈,關了窗,就燒水煮面吃。

水還沒燒開,就有人敲響了我家大門。

"誰呀?"

我看了下時間,現在才六點不到,誰會這么早來叫門?

我放下筷子,走到大門口,打開了一條門縫。

外頭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只有趙家出殯的隊伍,正好從門口經過。

我立刻關了門往廚房走去,但敲門聲又響了。

我又走了過去,打開門縫,外頭還是什么也沒有,所以我又關上了門。

可第三次的敲門聲緊接著又響起來。

"還有完沒完!"

我這次怒氣沖沖的打開門,不管外頭是誰,鐵定要好好的罵上一頓的。

可誰知,一開門,外頭是一張驚為天人的絕世容顏。

我一看到他,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就要關門。

"怎么?這么不待見我?"

燭照抄著手,往門上一靠,面帶不善的瞇起了眼。

 

 

第13章鬼吃東西消化得了嗎

"喜棺不都已經給你了嗎?你還來這里做什么?"

我關不上門,警惕的側在門的另一邊,以備隨時可以逃走。

"幾日不見,就忘了答應我的事了?"他輕笑反問,隨即又說,"我倒不介意你忘記,因為你忘了的話,我就可以直接找你充數了。"

他的話讓我立刻就想起來那晚為了保命的承諾。

我怕他真的找我充數做鬼新娘,所以眼珠子一轉,腦海里立刻浮起了一個絕好的主意。

"當然沒忘記了,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忘記嘛!"我滿臉堆笑,將他請進了屋內,"你先做,我去給你倒杯水。"

我走進廚房才想起來,他一個鬼,需要喝什么水?

所以我就關了煤氣上煮面的水,什么也沒拿。

沒想到一轉身,他就抄著手站在廚房門口,盯著我煤氣上的鍋問,"你在煮什么?"

"煮面吃呀!"我摸摸肚子說,"從昨晚開始,我就沒吃東西,肚子餓了。"

"嗯。"他點點頭,往外走去,邊走邊說,"給我也煮一份。"

"你也要吃?"我吃驚的問,"我要怎么燒給你?"

李半瞎說過,人一旦死了,那么所有的東西,都是需要通過火化進入地府給已故之人的。

無一例外。

所以他要吃面,我想到的也是要燒給他。

但煮熟的面,要怎么燒過去,這是個問題。

"不用燒,煮熟就行。"

他沒多少解釋,就在外面坐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轉身盯著煤氣上的鍋子,還是沒弄明白怎么燒給他,所以就直接煮了兩份面,端上了桌子。

"你要怎么--"

吃字還沒出口,我就看到他從我手里拿過筷子,然后撩起面就往嘴里放。

"味道還可以,就面煮的太爛了,以后煮生一些。"

他與人類一樣吃著,還不忘評價,絲毫沒有任何違和感。

我盯著他,默默地問,"你可以直接吃下肚?"

"為什么不可以?"

"你不是附身在這個死人身上嗎?你吃下去的東西,這個身體可以消化?"

他微笑著放下了筷子,沖我勾了勾手。

"你靠近一些,我來告訴你原因。"

我不設防的上前,靠近他身邊。

哪知他突然一手勾住了我的脖子,略帶冰涼的溫度,令我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一抖,他的另一只手已經摟住了我的腰,將我一個翻轉。

下一秒,我就被他按在懷中,雙手被扣住,動彈不得。

他嘴角微勾,紅潤的薄唇,仿佛粹了層來自地獄的曼珠沙華的汁液,鮮紅欲滴,又勾魂奪命。

"咕嚕"一聲,我艱難的咽了咽口水,想掙扎,卻使不上力氣。

盡管他是只鬼,但不得不說,他的眼光很好,尋了這么一副讓人垂涎欲滴的皮囊。

"你似乎很喜歡這副皮囊?"

他危險的瞇起眼,濃黑密集的睫毛微微斂起,在下眼瞼處形成一道凌厲的扇形。

隨即我身上一涼,然后就看到眼前的人,已經退下了那層偽裝的皮囊,變成了那只危險神秘的惡鬼。

"告訴我,你喜歡哪個?"

一頭無法垂下,略有幾縷落在我的臉上,癢癢的,可我卻不敢動。

"你這個!"

我想也沒想的就回答。

他噗嗤一聲笑了。

"求生欲挺強呀!"

我不客氣的笑了笑。

"必須呀,你這樣的尊榮,絕世無雙,必須要同樣美麗的女子才配得上你,所以我給你尋了一副,你絕對滿意的美嬌娘。"

"哦?"他眉頭一挑,沒有光亮的黑瞳,微微一動,笑道,"當真?"

"真,比真金還真。今晚十二點。"我瀲滟微笑,手攀上他的脖子,拉近了兩人的距離,"我家門口的那條大十字路口,我等你。"

他勾唇,松手,將我放好,"好,今晚見。"

說完就起身走了。

我坐在凳子上,側頭看著他的背影,久久未動,直到肚子的饑餓感傳來,我才回神。

 

《化妝尸》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化妝尸”相關文摘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