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仙兒的小說我竟然變成了我妹妹的奴隸在線閱讀

我竟然變成了我妹妹的奴隸

時間:作者:仙兒來源:zzy

我竟然變成了我妹妹的奴隸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仙兒的最新小說由仙兒寫的,我竟然變成了我妹妹的奴隸免費在線閱讀:你們總是說,要讓主角做正義的使者,要讓他拯救世界,可主角已經很累了,他有自己的生活,他只是想安靜地做一只抖m妹控罷了,而不是被你們逼著去拯救世界,但你們有關心過這些嗎?沒有,你們只關心你們自己!...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Chapter.1

我靜靜坐在在小屋的一角,在夜晚的寒冷中蜷縮著身子。

身旁的少年似乎已經睡去,露出了安詳的表情,我不忍打攪他,于是小心翼翼地呼吸著,竭力不發出任何聲響,那張睡夢中的面龐也使我安心了不少。

窗外的寒風冷冽地吹襲著,這間破舊的建筑,被皚皚的白雪所包覆著。即便如此,我們也依舊感覺不到任何溫暖,被雪擁抱著只會覺得寒冷。而這場大雪并沒有要停歇的跡象,我們只能借著這間不大的屋子躲避大雪。

已經過去多久了?從那之后,我們逃了多遠的路途?還需要多久,我們才能從這個壓抑的地方逃出去呢?每每想要合上眼的時候,這些疑問便立刻浮上心海,方才悄然產生的睡意也都消失不見,我無處安放的視線,便瞥向了一旁合著眼的少年。

借著昏暗的火光,依稀能夠分辨出那張臉。和記憶中別無二致,總是同時掛著微笑和哀愁的臉孔,此刻正安然地睡著——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睡去,也許只是閉上眼,不想感受周圍的一切罷了,又或許是真的潛入了夢鄉——總之,多虧了在我身邊的他,才讓我有了繼續走下去的理由。我想帶著他一起,逃出這里。

“冷...”忽然間,睡夢中的少年發出了低微的哼聲,我的雙眸輕微地顫動了一下,不確定這是夢話還是醒了。

“好冷...”細如哽咽的話語,又一次重現在了我的耳邊,不知什么時候,他已經睜開了眼。

“仙兒,我冷......”

他轉過臉來對著我,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屋子里的火光越來越暗,壁爐內的柴火已經燒的差不多了,很快,這里就要和外面的夜色融為一體,黑暗之中,我再不能看到什么。

無聲無息地,我抱住了他,他也回抱我。

沒有任何猶豫,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樣。

“現在一定不冷了吧?”

感受著彼此蜷縮身體產生的溫暖,我問道。

“嗯......只不過,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應該是去加點柴火吧?”

他平靜地回應著我,雖然知道是句無關緊要的玩笑話,可我還是當真地回答了。

“現在外面下著雪,屋子里也找不到剩余的燃料了,沒辦法,只能抱著你讓你取暖了。”

“我忘記了...仙兒是女孩子,總不能讓女孩子去做麻煩的事吧?”

“可是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我在照顧你啊......”

“說的也是......”

“......”彼此間的對話,像往常一般進行著,雖然內心不知為何有些落寞,但身體卻愈發溫暖起來,在這個寒冷的雪夜之中,為了保住那僅有的溫存,我們相互緊擁著躺在冰涼的地板上,低聲訴說平淡的話語,說著說著,我們都沉默了。

不約而同的沉默,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樣。

柴火已經快要燃盡,黑暗正漸漸吞噬這座佇立在大雪中的孤獨小屋。

冗長的沉默,卻讓彼此都變得安心下來,他靠在我的懷里,鼻息透過薄薄的衣衫吐在我的胸前,盡管虛弱,但能感覺得到是平穩的呼吸。珍惜著這份來之不易的安心感,我們彼此無言,生怕打破沉默會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這時,窗外的雪越下越大,風聲也愈加呼嘯,我忽然有種奇怪的預感——如果...雪越下越大,永遠也不會停歇,那么,我們就會被一直困在這里,等待著積雪將這間屋子埋葬,我們會被永遠留在這里——到那個時候,所有的話語都會變得沒有意義。

仿佛是被這個錯覺般的預感驅動似的,我如鯁在喉,費勁全力,顫抖著聲音打破了沉默。

“吶......”

察覺到了我身體的顫抖,少年抱緊了我,像是要驅趕走我內心的不安一樣。

“逃出來了...我們...逃出來了。”

抑制不住內心的情感,我帶著哭腔說出了這句話,內心有種難以言表的情緒正在突破心防,仿佛不刻意忍耐的話,就要哭出來了一樣。

“嗯...逃出來了,多虧了你。”他輕輕地說道,“很快,就能擺脫那種生活了。”

“所以......”微微松開了懷抱,我坐起身來,“我們一定會得到幸福的,從彼此那里——”

“一起在遠離市區的小鎮上住下來,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吃自己喜歡的食物,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養一只聽話的寵物,和孩子們嬉鬧,然后每天晚上,都能在院子里看到滿天的繁星......”

“所以的一切,全部——我都記得,所以,要和仙兒一起去實現這些啊......”

沒有任何言語,少年只是靜靜聽著,這一次,我沒能借著昏暗的火光看清楚他的表情。

但這些都沒關系了,只要熬過今晚,明天太陽照常升起,讓積雪融化,我們會再次踏上路途,朝著我們所期望的明天前進。

與之相對的,今晚的風聲依舊,把窗戶吹的吱吱作響,我不禁蜷縮起了身子,過了一會兒又伸展開來,想要回到那份懷抱的溫暖中去。就在此時,一陣強風吹來,窗戶因為承受不住而被吹開了,瞬間,寒冷的空氣涌入了屋子里,隨著耳畔的氣流呼嘯而過,房間里最后一絲火光被吹熄了.....但是,令我感到不安的黑暗并沒有降臨。

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月光的存在。在視野變得愈發漆黑的時候,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眼睛習慣了這銀色的光芒后,我變得冷靜下來。

腦海之中,慢慢浮現出了某個人的樣子。

于是,

我開始尋找少年的身影。

扭過頭,朝著剛才的方向望去,卻發現那里不知何時空無一人了。

空無一人,空無一物,在月光的照射下無情地流露著。

我沒能看到少年的身影。

一瞬間,巨大的失落感涌了出來。

我想要喊他的名字,可就是哽咽著說不出話來,空虛的黑暗中,我借著月光盲目地尋找。

少女

嗒,嗒,嗒......

滴血的聲音。

鮮血不斷從她的傷口滴落,隨著時間的流逝被凝固在冰冷的柏油路上。

每走一步,渾身的傷口便痛一下,少女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卻仍然掙扎著向前走去。

在某個空無一人的巷子里,身體終于支撐不住鉆心的劇痛,她跌倒在了地上,不斷喘著氣。

倚靠在身旁的電線桿上,任憑寒冷的秋風折磨著自己。

『已經要支撐不住了吧,』少女這樣想著,『但是,只要回到那里,不管是什么樣的傷痛都能夠恢復,所以...一定要支撐著回到那里才行。』

活著...活著...才能回到那里......

可是,現在自己的身體就仿佛被灌了鉛一般,完全不能動彈,而且血流不止,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昏死過去。

并且,一旦閉上了眼,就再也睜不開了。

不能在這里死去......

像是為了實現在這樣的祈愿般,少女仰起了臉龐,望向剛從烏云中掙脫而出,那灰蒙蒙的月亮。

漸漸地,雙眼變得朦朧起來,那雙空洞的眸子被什么給填補了——某種轉瞬即逝,卻又令人無比懷念的事物。少女像是在那瞬間忘卻了所有的煩惱一般,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我...終究還是得到了這樣的結局......』

『我的存在,究竟是為了什么呢?』

『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理由,告訴我好嗎?』

在向誰詢問?亦或是自言自語?

珍惜著這自己僅剩的溫存,少女停止了微笑。

然后,等待著她的便是冰冷的現實。

『我...失敗了。』

說出了這句話的少女,此刻的表情變得有些扭曲。

『嗯,失敗了......』

月光下,男人的相貌變得難以辨別,但那如同深淵的聲音卻深深叩擊在了少女的腦海中。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那個男人便來到她的身旁了。

黑色大衣,仿佛要和夜色融為一體。

『那么,天國和地獄,你選擇哪一方?』

男人玩笑般地說出了這句話。少女沒有看她,只是靜靜地問道,『棋子,要被拋棄了嗎?』

『是的。』男人的聲音顯得不容置疑,『但作為開幕表演,你還是沒能令我滿意。』

『是嗎?』少女的聲音越來越疲憊,『我...不選擇任何一方。那家伙說過的,我成為不了天使,但也絕對不是惡魔,我只是——想活在人間的人類罷了。』

『很可惜,這個愿望你恐怕無法實現了,從兩年前開始,你就已經失去作為人的資格了,即便在人間存在著,那也是以殺人鬼的身份存在,被這個社會所否定,即便如此,你也還是想留駐在人間嗎?』

『嗯,我想要存在于這個世界』『真是愚蠢,正因為這樣的想法,你才落到了現在的結局。明明是非正常者,卻要往正常靠近,結果扭曲自我,變成了內心崩壞的失格者,這樣的你,無論是天國還是地獄,都不會被接受吧?』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

『對你來說,唯一的救贖——就是存在的抹除,將自己的存在從這個世界的原初中抹殺掉,但是,那樣一來你也就無法得到懲罰,所以,你只能得一死,最終成為永遠飄蕩在世間的亡靈。』

那種事情怎樣都罷,因為我......

早就已經一無所有了啊。

從出生開始,就被注定的命運,我...不是正常人,無法過上正常的生活,只能靠著不斷殺人來獲得內心的滿足......當我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我便開始不斷殺人。

不斷制造出殺人獵奇事件,然后總是能安然逃脫,帶上面具活在人類之間。

不會對這種行為感到厭煩,反而愈發得到更多的滿足感,這一定是因為,我喜愛著殺人這一行為吧?

殺人是正常的行為,就像人類每天都需要進食一樣,我抱著這樣的想法安然地活著。

然后,某一天,這個想法被什么人給改變了,也就是從那以后,我的存在被扭曲了。

我是殺人的鬼,渴求著內臟和鮮血的怪物。

我也是人類,我奢望著自己所無法得到的生活。

徘徊在兩種現實之中,甘愿不斷折磨著自己。

我到底是人,還是殺人鬼?我的內心究竟是什么樣的景象?

再怎樣痛苦地思考,也無法得到那個答案。但我仍在思考。

終于有一天,我壞掉了。

我得到了這樣的結局。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人吧?如果沒有那個人的話......

如果沒有那個人,我會成為怎樣的我?

殺人鬼,還是人類?

一定連這樣的疑問都不會有。

一想到這樣,內心就變得疼痛無比。

我其實...很想再見那個人一面,并不是想要得到渴求的答案,只是單純地...想見他一面罷了。

『唔......』

咦?我哭了嗎?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感覺到溫熱的液體從眼角流出,順著臉頰緩緩滑落。

男人的手掌,輕柔地撫摸著她的腦袋,像是在安慰般地,在她耳邊低語道,『天國也好,地獄也罷,都已與你無關了,被囚禁在這個世界的,你的死......將成為這場血腥盛宴的開始。』

咔...

手掌用力,男人捏碎了少女的頭顱。

他看著漆黑的天空,喃喃說了什么,但已經沒有人能夠聽清了。

隨后,便踩著冰冷的腳步聲離開了巷子。那身黑色大衣,仿佛要和夜色融為一體。

謎之轉校生(一)

“喂,你聽說了么?那個轉校生......”

“怎么可能沒聽說,那家伙現在可是人盡皆知了啊。”

“昨天才轉到隔壁班而已,沒想到這么快就聞名全校了,真是讓人嫉妒呢。”

“那是當然,我可是聽說,那家伙上下學從來不走路......”

“不走路?有專車接送嗎?難道在這個窮鄉僻壤,竟然出了一位富家公子?”

“不是的,那家伙......那家伙......”

校園的某處角落,兩名身穿校服的學生正在走廊上小聲議論什么。

說到一半的時候,其中一位學生停止了訴說,只是重復了好幾遍“那家伙”,臉上的表情變得夸張和怪異起來,仿佛在回憶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到底是怎么了啊?你倒是說啊!”

另一位顯然等得不耐煩了,催促著說。

表情夸張的學生這才逐漸恢復了正常,繼續說:“那家伙......不是我瞎說的,是有人親眼看見,他不是走路,而是走鋼絲往返與于學校和家之間!”

“哈?”另一位學生戴著眼鏡,此刻張大了嘴巴,顯得極為不相信的樣子,“你確定你不是聽錯了?還是說那個所謂的‘親眼見證者’腦子抽了或者出現幻覺了?”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太相信,但那個人不像是在說謊。”

“不可能的,絕對沒有可能......走鋼絲上學什么的,也太玄幻了吧?”

“總之,今晚去看看好了,等今晚放學,我們偷偷跟在那家伙后面,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家的,怎么樣?”

“嘛,雖然這樣有點像跟蹤狂,但是為了得知真相,也不得不這么做了......”

兩人你言我語,互相對視交換了眼神之后,彼此信任般地頷了頷首。

隨即,上課鈴聲響了起來,包括兩人在內的所有學生,都從走廊上回到了自己的教室里去。

短暫的午間休息就這么結束了,下午的課程即將再次開始。而實際上,這段時間對于兩人來說是極度難熬的,因為人一旦好奇著什么,并為此而等待的時候,那便是最為煎熬的,兩人現在就處于這樣的狀態,既想要快點見證到疑問的真相,又苦于時間漫長,最后在因感覺而流逝變得緩慢的時間當中等待,一直到晚間放學為止......

***這兩名學生所談論和關心的事情,實際上只是這兩天學校熱點的一個縮影而已,事實上整個學校幾乎都在談論此事,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了昨天上午轉學至本學校高一(四)班的那位轉校生身上,一時之間,八卦花邊亂飛,各式各樣的言論也流傳甚廣,像一場臺風般席卷了整座校園,而作為風暴之眼的轉校身本人,卻顯得泰然自若,依舊鎮定自如地過著自己的生活。

他的行為,他的習慣,他的一切作風,說不上多么標新立異,但絕對是與眾不同;

他的長相,他的五官,他的一切外表,雖然不能稱得上絕對帥氣,但也足夠在僅僅轉校兩天的時間里收獲一大票迷妹;

他的衣著,他的首飾,他的一切打扮,倒也不能說品味非凡,不過若是從一個不經意的小小方面去觀察,也還是立刻就能夠感受到此人的優雅與從容。

概而言之,他既非高調張揚的乖張之輩,但也絕非默默無聞的中庸之人,他的存在,就像是大千世界當中的一個完美平衡點,他立足于這一平衡點之上,做自己的事,行自己的風,但僅僅只是這樣,就足以能讓萬眾傾倒了。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沒有誰知道他的過去,也不知道他來自何方,人生目標,夢想之類就更別談了解了。可以說,他雖然是顆注定要閃耀的星,但同時也是被迷霧環繞的謎之星。

現在,這顆星星降臨在了某所小鎮的某所中學里,而這個故事——姑且應該稱為故事吧——也將從這里開始發生......

***

“喂......”眼鏡學生推了推自己的圓框眼鏡,有些懷疑地問:“你確定是這里嗎?”

“應該是......傳聞中他往返學校都會從后門走。”在眼鏡學生旁邊的,是一位微胖的學生,他們兩就是在課間談論轉校生事情,并決定跟蹤轉校生的那兩個人。現在,他們正躲在學校后門外的一顆樹的后面。

“總感覺會錯過......”雖然自己的朋友已經這么說了,但是眼鏡顯然還是不太相信。

“別擔心,會出現的,我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微胖學生以不知是不是篤定的神情,對眼鏡保證。

“我們這樣真的很無聊誒......”

眼鏡很是沮喪地說,他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他們已經在這里“埋伏”了有接近半個小時了,從放學到現在,學生大概已經從前門走得差不多了,能再見到那家伙的幾率可以說十分渺茫了,他現在完全有理由相信,轉校生已經從前門走了。實際上,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本身這種偷窺跟蹤的事情就很不齒,而偏偏目的又是要去見證這么怪異,而且還是口說無憑,毫無證據的傳聞,憑什么要他相信呢?這半個小時的時間,換做平時他應該早就已經到家,吃完一根冷飲,然后回房寫作業去了,沒想到今天,卻把時間浪費在了這種事情上面。

他以前一直很鄙視那些狗仔隊,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有像狗仔隊一樣做事的今天......

真的已經很累了,眼鏡在心里已經抱怨了無數遍,但每當回頭看到自己同學這無比堅定的眼神,到嘴邊的話就又咽了回去。

算了,在等十分鐘,如果十分鐘之內,還是不見轉校生的蹤影的話,那就直接走!

眼鏡在心里默默地作出了決定。

然后,

就在這時——

從學校的后門方向,走出來了一個人。

眼鏡以及自己的同伴紛紛長大了眼鏡,想要去確認來人的身份,在看清了對方的臉之后,不由得心跳加速起來。

來了......

那個轉校生,終于來了。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