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如月卿如塵鳳卿塵鳳清婉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

君心如月卿如塵

時間:作者:陌千嬋來源:zd

君心如月卿如塵主角是鳳卿塵鳳清婉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君心如月卿如塵》是由作者陌千嬋寫的一本古代言情,精彩閱讀:她是鳳府人人不齒,以偷盜罪名被流放三年的廢材嫡女。也是名震大陸,權勢滔天的鬼醫鳳卿。當昔日的廢材卷土歸來……鳳卿塵看著凄凄慘慘的一家:“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他是大陸人人聞風喪膽的至高神,人人談之色變的鳳尊,閉眼為魔,睜眼為魔,鐵腕毒辣,狠中剝骨。鳳卿塵看著面前這個笑容妖孽的男人,表示一百個不信。大魔王笑的分外迷人:“卿卿,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一個不知道哪跑來的小包子,也跑來扯著她衣角,冷酷道:“你到底給不給我當娘?不當的話,我明天再來問一遍!”【...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君心如月卿如塵》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鬼醫歸來

南陵國,帝都郊外。

陽光普照,清風徐徐。

周遭,卻是橫尸遍野,彌漫著分外格格不入的濃郁血腥氣息。

一道寒光忽而閃過。

黑衣人躍空而起,執著長劍,狠戾地朝著被圍困在黑衣人,那名容顏絕美的女子刺去,劍氣破空,在風中劃出裂帛一般的尖利聲響!

不過眨眼間的功夫。

那劍氣已是越過遍地尸首,避開飛身阻擋的兩名侍女,眼看著就要穿透鳳卿塵的心口。

“小姐!”

兩個丫頭雖知自家小姐的實力,卻也難免嚇破了膽兒,驚恐的大吼著。

反觀鳳卿塵倒是一派淡然。

她身姿筆直的立于風中,飄渺的白裙隨風翻飛著,在日光下顯得分外明媚而耀眼。

看著刺過來的劍,唇角微微勾起,渾不在意,卻在感知到身后鬼鬼祟祟的腳步那一刻,忽然譏諷勾起了唇。

“小賤人,你去死吧!”

婆子陰狠的瞪著鳳卿塵,伸手就要將鳳卿塵推向那把劍。

可她的手卻還沒碰到鳳卿塵的后背,眼前的身影,便倏然消失了!

婆子瞳孔一縮!

她用力過猛,力量根本來不及收回,瞳孔中尖銳的鋒芒越來越近,在眼中閃過烈烈寒光。

“嗤——”

長劍穿透了婆子的身體,剎那間血流如注。

而也便在這一刻。

鳳卿塵和兩名侍女腳尖點地,騰空而起,周身帶著讓人頭皮發麻的恐怖煞氣,直逼周圍圍困的數十名黑衣人!

璀璨的血花倏然間爆破!

不過剎那間,黑衣人便紛紛倒落在地。

周遭又重歸寂靜,不過漫天彌漫的血腥味,倒是濃重了許多。

鳳卿塵遙遙望著帝都的方向,譏諷的勾起了唇。

她用頭發絲都能猜到。

這一路上的圍追堵截,都是出自于鳳府一人之下的大夫人之手。

大夫人育有一女,和她同年出生,卻礙于大夫人身份地位,只能做妾,女兒,也只是一介庶女,不受重視。

而她鳳卿塵是嫡女,母親身份又高貴,所以從一出生就光芒萬丈,還被賜婚給了當朝太子,原本無限風光,可五歲那一年,被測出無法召喚魂靈,是個不能凝聚靈力的廢物。

大夫人的女兒,卻是個絕頂天才。

也便從那一日起……

鳳卿塵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原本整天抱著她逗她的父親,也怎么看她都不順眼,反而將所有的寵愛,都轉移到了大夫人的女兒,鳳輕舞的身上。

她和母親在鳳家受盡欺凌,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奴才都能踩到頭上,就算鳳成翔看到了,也是視若無睹,往昔對母親的寵愛,都仿佛成了過眼云煙,似乎全然忘記了,他鳳家能夠躋身帝都四大家族的位置,都是靠著母親娘家的名聲。

另外,大夫人母憑女貴,還時不時的帶人來折磨毆打她們母女兩個,又故意把脖子上曖昧的痕跡給母親看。

母親傷心欲絕,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抱著蜷縮成一團兒的她,嚎啕大哭。

鳳卿塵無比痛恨曾經的自己。

何以那般懦弱,那般無能!

懦弱到眼睜睜看著母親被人欺負!

無能到三年前,鳳輕舞為了爭奪她身上和太子的婚約,下藥令她昏迷不醒,醒來時,已是在流放至青山鎮的路上。

身邊隨從的婆子陰陽怪氣的說:“小姐被證實偷盜柳家寶物,犯下滔天大罪,老爺為了保護你,特讓你到這里躲避個三年……”

想到這些,鳳卿塵垂在身側的拳,用力的攥起。

漆黑的瞳孔中,悄然浮現一抹深沉的殺氣。

旁邊的兩個小丫鬟也是氣呼呼的。

“小姐……”栗子抿了抿唇:“他們簡直太過分了!三年來派了個嘴巴不干凈的婆子盯著你的一舉一動也就罷了,如今小姐要回家,看看這一路上都多少批殺手了,明擺著是沒打算讓你回去,怕你搶了什么破太子,而且那鳳家有什么好的,仗著自己是帝都四大家族就牛氣沖天,以小姐現在的身份……”

桃子適時打斷了栗子氣急敗壞的話:“栗子。你忘了,咱夫人還在鳳家呢!”

栗子急忙捂住了嘴。

鳳卿塵微微挑了挑眉,看著這兩個陪伴自己三年的丫頭,目光柔和了幾分:“回去礙礙眼也好,總好過整天待在天香樓里無趣。別人的東西,我不惦記,可拿了我的東西,總要付出代價。”

栗子狠狠攥住了拳:“小姐,這一次回去,我們勢必要將她們搶走的一切,都奪回來!”

“奪回來豈夠?”鳳卿塵森涼的勾唇:“我和母親曾經承受的,必加倍的奉還給她們!”

第2章 統統丟出去!

主仆三人從密林中漫步回來,天色已經暗下去了。

憑借著記憶找尋到了熟悉的鳳府。

看到的,便是門庭冷清,大門緊閉的場面。

栗子又怒了:“那個惡毒的女人這一路上盯著小姐,肯定知道小姐此刻人已到了帝都鳳府,卻故意安排關上大門,分明就是故意的!”

鳳卿塵拍了拍她的肩。

而后,淡笑著迎上前去。

守門的兩個侍衛本已經有些昏昏欲睡,此刻忽然見到一名白裙飄逸的絕美女子踏著日暮余暉走來,忽然看呆了眼。

好半晌才好似反應過來什么。

他扶了扶帽子,瞇眼,頤指氣使的指著鳳卿塵:“你是什么人?我鳳府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可以隨隨便便闖進來的,像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得多了,無非是想攀附權貴,趕緊滾!”

他詞句生硬。

倒像是背了稿子似的。

栗子和桃子都是憤憤不平。

桃子一把扯過守衛的衣領,怒然道:“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你給我好好看清楚!這是鳳家大小姐鳳卿塵,今日回府,不開門迎接也就罷了,居然還敢阻攔?”

守衛不怒反笑,扯開桃子的手:“哼,我鳳家倒是有一名大小姐,名為鳳輕舞,現已嫁給太子為妃,從未聽說過什么鳳卿塵,想要攀龍附鳳,到別家去,少在這礙眼!”

栗子脾氣暴。

聽見這守衛口出狂言,挽起袖子就要上去打他一通。

鳳卿塵倒是笑意更深的攔下她,道:“我離開鳳家三年,你不認得我情有可原,只不過,這人你總該認得。”

她眼神示意了一下桃子。

桃子哼哼唧唧的白了一眼守衛,隨手從納戒中取出婆子的尸體,丟在了守衛的面前。

納戒保鮮能力還是不錯的,新鮮的尸體還冒著熱氣,經這么一摔,又有鮮血泉水一般汩汩地流淌了出來,在傍晚余暉下,那張死不瞑目的翻白眼好像發光似的,正對著守衛,嚇得他頭皮發麻,大喊大叫著打開大門跑回了府中。

“啊!大夫人,大夫人,不好啦!出事兒啦!”

另一個守衛縮著脖子站在那,對視著鳳卿塵似笑非笑的目光,渾身的汗毛不自覺的豎了起來,竟是大氣不敢出。

三人也沒再理會,徑自走進了府中去。

循著記憶來到了卿塵閣,可在看到被紅布蓋上了的“塵”字后,鳳卿塵忍不住笑了。

這卿塵閣,是當年皇帝親自派人入府修建,御賜給鳳卿塵的,更是皇帝親筆題字。

鳳家人霸占了鳳卿塵的屋子,卻不敢隨便動牌匾,又嫌這名字礙眼,把塵字蓋上了。

她抬手,靈力微動,紅布便化作齏粉消散,站在房門口,看著被栗子打開的房門里面不屬于自己的物品,唇角的弧度愈發的明顯。

“小姐,這怎么辦……”栗子回頭詢問的看著鳳卿塵:“這里面很干凈,還有熏香的味道,很明顯有人住。”

鳳卿塵冷笑:“統統丟出去!”

……

不到半刻鐘,卿塵閣便是煥然一新。

出去游玩的鳳家三小姐鳳清婉,春光滿面的回府,可還沒等走到卿塵閣,便看到了被堆放在小院門外,堆成一座山的垃圾。

下面是一大堆金絲楠木桌椅大床和梳妝臺,都臟亂不堪。

胭脂水粉也都灑出來,沾染在了那些珍貴的衣裙上面。

熟悉的布料和款式,哪怕是換了個顏色,鳳清婉也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統統都是她房間里面的東西!

“是誰干的!”

她尖銳的嗓音聒噪刺耳,跺著腳大喊一聲,便睚眥欲裂的踹開小院的大門,怒氣洶洶的闖了進去,一進門,又是愣了。第2章結束

第3章 你是鳳卿塵!

房內的家具,不知何時都換上了高貴奢侈的紫檀木的,就連房內的紗帳,竟也是萬金難求的天蠶絲所制。

小院兒內熏香裊裊,香氣怡人,那香氣她曾在天香樓聞過,終身難忘,可卻不是她的條件能夠用得起的。

但這院內,卻有著整整一大爐!

視線再一度偏離開。

卿塵閣房門一側,不知何時多出個秋千來,一名絕美的女子輕倚上方,兩名侍女搖著蒲扇,不知低語著什么,氛圍格外的其樂融融。

秋千上那女子容顏脫俗,舉手投足間都帶著讓她望塵莫及的貴氣。

再加上那些她一直渴望想要,卻不可及的擺設家具……

鳳清婉那張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成了青紫色,咬著牙,嫉妒的怒瞪著鳳卿塵:“你是哪來的,膽敢闖入本小姐的房間!還不趕緊給我滾出去!”

話音落下。

那一方的鳳卿塵,才好像剛注意到,小院中多出來一個人似的。

她坐在秋千上,悠然的瞧了一眼那邊滿面紅光的鳳清婉,眼神戲謔的挑了挑眉:“鳳三小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難道沒聽說過……賊喊捉賊么?”

鳳清婉聽到這句話,自然反應的掃向了卿塵閣這塊御賜的牌匾。

發現那塊紅布不翼而飛,卿塵兩個字惹眼而醒目,臉色頓時燒了起來。

卻也明白了什么……

“你,你是鳳卿塵!”

鳳卿塵挑了挑眉。

這時,栗子茫然了,四下看了看,視線略過了鳳清婉后,又看向鳳卿塵:“小姐,你在同誰說話,我怎么沒看到?”

鳳清婉剛要發火。

狗奴才三個字都快吐出來了。

鳳卿塵忽而開了口:“像這種豬精,你們凡人輕易是看不到的,只要對著空氣大喊‘妖魔鬼怪快快現形’便可見到。”

桃子和栗子立馬照做。

然后驚奇的看著鳳清婉:“嘿!還真有一只豬精!小姐你可真厲害!”

“鳳卿塵你個賤人!居然膽敢這么說我!”

鳳清婉怒瞪著鳳卿塵,嗓音聒噪刺耳。

她不明白。

以前那個鳳卿塵在她面前,大氣都不敢出,讓她往東都不敢往西,說話都是唯唯諾諾的,還動不動就哭。

這一次回來,居然敢頂嘴了?

鳳清婉從小到大都被捧著,見主仆三人這般大肆侮辱她,惱羞成怒,實力匯聚掌心,就朝著鳳卿塵襲來。

“你個賤人,長本事了,看我今天不教訓教訓你!”

栗子看她一臉狂妄,還以為多有本事。

到頭來卻只是個靈者,不由得嗤笑出聲。

這片大陸上,靈力帶著五行屬性,等級分為靈者,靈師,大靈師,靈宗,靈王,靈君,靈皇和靈帝……每個階段又分九個小星。

而鳳清婉今年都13歲了,覺醒了靈力也已經8年的時間,才只是這水屬性的靈者七星,實在有點拿不出手。

二人悲嘆著搖頭。

下一秒,鳳清婉就被自家小姐毫不費力的扼住了命運的后頸。

鳳卿塵唇角微微上揚,眼底透著讓人頭皮發麻的森涼:“才這么點小菜你就受不了了,當初你對我和母親吐口水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今天呢?”

“鳳,鳳卿塵,你,你…你不是廢物嗎,你怎么…”

鳳清婉被一招拿下,渾身都僵硬住了。

她雖然只是個靈者,可也絕對不可能被一個廢人一招就輕而易舉的拿下,莫非鳳卿塵,她的魂靈覺醒了?她能修煉了?

“你這個廢物,你趕緊放開我!”

鳳清婉額頭冒出虛汗,無端端的升騰起對鳳卿塵的恐懼來。

“孽女!你這是在做什么!”

“小賤人,你給我住手!”

小院外,有火光漸漸聚攏過來,一男一女兩道憤然不已的聲音同時響起,鳳卿塵冷笑著抬頭,便看到了滿眼殺意的大夫人,以及她的父親鳳成翔。

《君心如月卿如塵》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