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皓揚蘇小眉莊少,我們不約!小說免費閱讀

莊少,我們不約!

時間:作者:天一生水來源:WXB

主角叫莊皓揚蘇小眉的小說莊少,我們不約!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天一生水寫的主要講述的是:結婚當天換老公,有木有很狗血!更可怕的是新任老公還是前未婚夫的叔叔,蘇小眉一時不察,發現掉入一個天坑中!說好的形婚呢?她腫么有種被人吃干抹凈的即視感?弱弱的說一句,莊少,我們不約!可讓她傻眼的是,老公一個白眼飄過,不約白不約!...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莊少,我們不約!》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六章 帶她去醫院檢查

 “爸,您不能這樣偏心,揚揚是您唯一的孫子,您怎么能偏幫外人,不管您孫子呢?”

老爺子也實在生氣極了,指著她道:“什么外人?昱辰可是我的侄子!揚揚就是被你慣壞了,才干出這么不靠譜的事情……今天真是把我們莊家的臉都丟盡了!”

周平如不甘心被這樣數落,又趕緊推了莊敬中一把:“你這當爸爸的怎么也不替兒子說幾句好話?哪有做小叔的娶自己的侄EX婦?”

  這下她也不說不清楚莊昱辰的身份了,顯然她早就知道莊家有這個人的存在……只不過讓她意外的是,莊昱辰的突然出現,直接就威脅到她兒子的地位。

  莊敬中則表現的像平時那樣懦弱:“是揚揚自己做錯了事,我能說什么?”

  周平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都是因為許倩如,若不是她突然跑來這么一鬧,事情怎么會演變到這個地步?

  她簡直越想越恨,三步并作兩步來到許倩如面前,指著她大罵:“你是受莊昱辰唆使來鬧的吧?揚揚今天不能結婚了,這下你滿意了?”

許倩如也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一步,她的本意只是想阻止莊皓揚娶蘇小眉,可沒想到這下鬧得讓莊皓揚徹底失去了莊氏的管理權……她可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現在鬧也鬧了,吵也吵了,莊皓揚再怎么不濟,至少也是莊家第三代唯一的孩子,只要她能嫁給莊皓揚,至少后半輩子衣食無憂。

想到這些,她干脆兩眼一閉,開始裝暈……

  本就混亂的婚禮場面,因許倩如的暈倒而再次失控!

  莊老爺子也是氣得快要吐血,立即大手一揮,讓莊皓揚母子趕緊把許倩如送去醫院,自己則主持婚禮繼續往下進行。

  莊昱辰來時就穿著一套漂亮的白色禮服,也不需要換裝,直接上臺跟蘇小眉站在一起舉行儀式。

  看著光彩照人的孫女,和外形登對的孫女婿,蘇誠的心情簡直不知該用什么形容。他和老莊的約定雖然可以繼續,可孫女未來的幸福,誰又能保證?

  莊智梁拍拍他的肩膀,低聲勸道:“老蘇,把眉眉嫁到莊家,你就放一百個心。”

  但其實,他心里也一樣沒底……

  雖說侄子及時出現救場,挽回了莊家的顏面,至于會不會對眉眉好,這一點他可不敢保障。

  但在今天這樣的場合,就算做錯了,也得硬著頭皮走下去,因為莊家實在丟不起這個臉!

  一場鬧劇,終于結束。

  在走完結婚程序,蘇小眉被送到了酒店的總統套房……這是之前跟莊皓揚訂好的房間,按照原來的計劃,他們將在總統套房呆上三天,然后飛去巴厘島度蜜月。

  可是現在,新郎都已經換掉,以前的計劃肯定泡湯。

  莊昱辰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套房門口。

  盡管蘇小眉跟他并不是第一次接觸,可這場景,還是讓她有些尷尬,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小叔。”

  莊昱辰的臉色微微一變。

蘇小眉搔搔頭皮,不好意思的笑笑:“那啥……我一時忘了改口。”

  “沒關系,反正我們也不是真結婚。”

  莊昱辰倒是毫不介意,只是提醒她,“你換件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出去干什么?”

  蘇小眉納悶了。

  “出去你就知道了。”

  莊昱辰交待完,就打電話讓人安排汽車。

  蘇小眉對這次結婚沒有期待,就只準備了兩套簡單的便服在酒店,脫下禮服,換上T恤牛仔褲,身形纖巧的她很有點高中生的模樣。

  莊昱辰也換了便裝,見她這樣,只微微點頭,帶著她一起出了酒店。

  這到底是要干什么?

  蘇小眉完全不清楚狀況,想要詢問,看他那冷峻凌厲的模樣,自己乖乖閉上嘴。

  反正他也不會把自己給賣了!

  當汽車在和諧醫院門口停下來時,她徹底懵了。

  “無緣無故,你帶我來醫院干什么?你該不會讓我陪你一起探望病人吧?”

  莊昱辰搖頭:“不,只是帶你檢查一下身體。”

  “我沒病,我好好的,我……”

  蘇小眉突然意識到他的目地,立時瞪大眼睛,氣呼呼的質問:“你不相信我?”

  “我要拿出證據,證明給大家看。”

  莊昱辰絕對屬于人狠話不多,一句話就讓蘇小眉徹底熄火。

  今天的婚禮,從嫁給侄子變成嫁給小叔,雖然大家明著不敢說什么,但私底下,肯定會各種猜測。這場婚禮帶來的負面影響絕對不好,立刻澄清也不失為一種好辦法。只不過,這樣也未免讓人太尷尬了點。

就這樣,蘇小眉連著來到三家醫院做了檢查……這叫什么事兒啊,明明她什么也沒做錯,可現在還得為別人買單、負責善后,還得把自己的隱私公布給大眾!

憑什么?

  三家醫院檢查的結果一模一樣,都能證明蘇小眉還是完璧!

  可蘇小眉越想越羞辱,忍不住發了脾氣,“小叔,我覺得你這樣做很自私!”

  莊昱辰微微皺眉:“什么?”

  “我本來就很清白,根本不需要證明。你這么做,等于把我的隱私公布于眾,我不同意!”

  被折騰半天才反應過來的蘇小眉,緊握拳頭,表示強烈不滿。

  莊昱辰則沒有吭聲。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自己憋屈的厲害,而對方卻毫無反應!

  又不是她做錯事,憑什么讓她任人擺布。

  “停車!”

  蘇小眉突然叫停。

  司機看了莊昱辰一眼,等他做出指示。

  莊昱辰這才問道:“你要做什么?”

  “我要下車,讓這些檢查報告統統見鬼去吧,我這么光明正大的一個人,根本不需要什么證明。”

  蘇小眉說到這里,簡直有些義憤填膺。她也真夠傻的,莊昱辰說什么她就聽什么,還傻乎乎的跟著他跑了三家醫院去檢查,這腦子,絕對是進水了。

  “那你就要考慮清楚,下車之后你去哪里?去酒店還是你爺爺家?畢竟我們才剛舉行完儀式,你這樣突然回去……有沒有考慮過后果?”

  莊昱辰的話讓蘇小眉在一剎那有所動搖,但她還是堅定的搖頭:“沒有!我現在不想考慮這個,我就是要下車,我還要帶著這些檢查報告下車。”

莊昱辰只微微側目:“你確定?”

第七章 婚前協議

蘇小眉才不管那么多,理直氣壯的回答:“當然。”

  “司機,停車。”

  見莊昱辰發了話,司機才在路邊把汽車停下來。

  莊昱辰把裝著三家醫院檢查報告的文件袋都遞給了蘇小眉,“這是你要的東西,拿好!”

  蘇小眉氣憤的瞪他一眼,抱著文件袋,推門下車。

  莊昱辰則連人帶車揚長而去……

  蘇小眉本打算把這幾份檢查報告全都毀掉,可等她一下車就傻眼了。

  這條路……她并不熟悉,公路兩邊都是綠化帶,幾乎沒有行人。

  她連方向都沒弄清楚,還要怎么回去?

  實在不行,就先往前走,運氣好應該會碰到行人吧。

  蘇小眉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都怪她出來時換了衣服,連手機也沒帶,就算想叫車也沒辦法。

  走了幾分鐘,她干脆的跑起來……

抱著文件袋奔跑在大馬路上,看起有夠滑稽的。

沒過多久,有輛汽車從后面馳過來,經過蘇小眉身邊時,放慢了速度。

  蘇小眉喜出望外,回過頭打算問路,卻在這時,車窗搖下來,露出莊昱辰那張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俊臉。

  雖說蘇小眉還憋著一肚子氣,但她可是絕對的顏控,這么近距離接觸,還真讓人有舔屏的沖動。

  “上車。”

  莊昱辰的話很簡短。

  好在這次蘇小眉也沒有犯二,她才不會跟自己過不去呢。

  看著蘇小眉抱著文件袋上了車,連司機都在忍笑。

  蘇小眉假裝無視,只是干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這條路我不熟。”

  “那你想去什么地方,我讓司機送你過去。”

  蘇小眉有點懵,爺爺家、酒店、婚房……想了半天,竟然沒有一個可以去的地方。

  “既然你不知道要去哪里,不如聽聽我的建議。”

  莊昱辰的話讓蘇小眉來了興趣,可她還是有些提防的抱緊了文件袋:“你要是想把這些檢查報告公開,我可不能答應。”

  誰知,莊昱辰只是唇角上揚,輕輕的笑了。

  這一笑真如星花明亮,旭日初升……

  蘇小眉還從沒見過哪個男人能笑的這么好看,這剎那間真讓她有些恍惚。

“放心,我本來也沒打算公開報告。”

莊昱辰有自己的打算,結婚當天他帶著蘇小眉出現在幾個醫院……盯梢的狗仔隊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八卦,他們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出來爆料。根本用不著他把檢查報告公布,消息就會被這些狗仔給散播出去,所帶來的影響,肯定比他親自拿出檢查報告要好得多。

這樣無疑更能證明蘇小眉的清白!

所以,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打算公開報告。只是蘇小眉不知道,還傻乎乎的生了場悶氣!

蘇小眉暗想:反正檢查報告在她手里,莊昱辰要是上來搶,她就一把撕了。

不過,莊昱辰的態度卻讓她有些意外,既然沒打算公開報告,那拉著她跑三家醫院干嘛,吃飽撐的?

  回到酒店,蘇小眉去洗了把臉,等她回來時,發現房中多了一個和莊昱辰年紀相仿的年輕男人。

  “這是我的助理陳述,你就叫他小陳好了。”

蘇小眉狐疑的看了陳助理一眼,不知莊昱辰的用意何在。

“今天的婚禮,只不過是個形式。我畢竟大你一輩,也不想讓你為難,所以我讓助理擬了份合同,你看一下。”

  蘇小眉客氣的接過去,嘴里說著:“小叔你搞這么認真干嘛!”

  然后拿著文件看起來。

  第一條:蘇小眉小姐和莊昱辰先生自愿結為夫妻。

  第二條:婚前財產公證,婚后實行AA制。

  第三條:女方不得婚內出軌,否則賠付男方三億。

  第四條:女方要配合男方出席公開活動。

  第五條:女主不得主動碰觸男方,不許性騷擾……

  蘇小眉還沒看完整份合約,就氣得差點爆粗口。

  臥槽!

這簡直比不平等條約還不平等。這份坑爹的合約除了她是莊昱辰名義上的妻子之外,其他沒有一點好處。女方出軌就得賠償,男方出軌卻只字未提!

還有最變態的一條,女方不得碰觸男方,不得性騷擾——這是什么鬼?她有那么饑不擇食?莊皓揚的顏值只比莊昱辰差了那么一點點,如果她想要,早就撲到了……

  蘇小眉鐵青著臉把合約往桌上一放。

  “蘇小姐,合約看完了嗎?如果沒問題,就可以簽字了。”陳助理問。

  “我覺得這份合約很腦殘……起草這份合約的人可以說是智商不在線。”

  這話差點沒讓陳述笑出聲,覺察到莊昱辰投來的兇狠目光,他忙一本正經的說道,“既然蘇小姐把這份合約都看完了?那么關于最后一條,有沒有意見?”

  “最后一條……”蘇小眉壓根就沒看到最后一條,經他這么一提醒,匆忙瞄了一眼。

只見最后一條寫著:三年后離婚,男方會贈送女方一套價值千萬的房產作為補償。

“離婚”這個醒目的字眼立刻亮瞎了蘇小眉的雙眼,剛才她都沒注意到,還有這條……

這么說來,她只要熬過三年,就能恢復自由。本來也是,莊昱辰是她的叔叔輩,兩人結婚只是形勢所迫,哪有侄女跟叔叔結婚的?

反正她還年輕,就算三年后離婚,還能得到一套房子,也不算吃虧。

于是,蘇小眉大手一揮,在合同上簽下名字。

陳述把合同遞給莊昱辰,莊昱辰匆匆的瀏覽一遍,也簽上了自己的大名。也就是說,這份合約,從現在開始生效!

陳述把合約收起來,又提醒他們:“現在請兩位跟我一起去辦理結婚證。”

蘇小眉嚇了一跳,要不要這么速度!

就算領證,也沒必要非得趕到今天吧?

從早上到現在,她連一分鐘都沒休息過,這會她累得只想倒頭大睡。

看到蘇小眉為難的神色,莊昱辰終于有些良心發現:“你是不是累了?不如這樣,你先休息一下。”

蘇小眉眼睛一亮:“真的?”

“你可以在車上休息,等到了地方,我再叫你。”

說好的長輩呢?良心都讓狗吃了!

蘇小眉惡狠狠的瞪他一眼,突然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大坑!

莊昱辰看了一眼腕表,“現在是下午四點三十分,還有半個小時,我們應該能趕得及。”

第八章 老爺子交權

不管蘇小眉有多不情愿,到底還是領了結婚證。

領完證回到賓館,她累得一頭栽倒在床,不到一分鐘便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早上。

“喂,該起床了。”

被莊昱辰叫醒時,蘇小眉還有點懵。

刺眼的陽光,陌生的環境,還有坐在對面沙發上,穿著睡袍喝咖啡的男人。

這是……

蘇小眉一驚而醒,同時也想起來自己昨天結婚這件事。

領完結婚證回來,她只記得倒在床上,其他的事都不記得了。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趁她睡著了,該不會對她做了什么吧?

趕緊檢查自己一遍,確認沒有受到任何侵犯,蘇小眉這才松了一口氣。

莊昱辰慢條斯理的攪著咖啡,對她的舉動毫無反應,仿佛漫不經心的道:“你去洗個澡,換件衣服,我們要回去一趟。”

想到昨晚的新婚之夜,完全跟浪漫和激情掛不上勾,連衣服都沒換,又臟又臭的睡了一宿,蘇小眉就迫不及待的奔向浴室。

等她洗完澡,裹上浴巾,這才發現,換洗的內衣都沒有準備。

總不能就這樣“真空”跑出去吧?

正在左右為難,浴室的門突然響了。

蘇小眉嚇得聲音變了:“誰?干什么的?有什么事?”

“你的內衣。”

依舊是莊昱辰波瀾不驚的聲音。

真是窘勒個窘!

蘇小眉清了清嗓子:“把衣服放在門口就可以了。”

“好。”

過了一會兒,外面沒了動靜……估計莊昱辰已經放下內衣,蘇小眉才輕手輕腳的把浴室門打開一條縫。

正準備把放在架子上的內衣拿過來,耳畔忽然傳來莊昱辰低沉的聲音:“趕緊換好衣服出來。”

蘇小眉嚇得差點兒沒跳起來,這人神出鬼沒,幾個意思?

麻利的衣服換好,蘇小眉頂著擦得半干的頭發出來,餐桌上放著已經準備好的牛奶和面包。

“給你十五分鐘時間,吃早點換衣服。”

莊昱辰已經換好了衣服,身上是黑色套裝, 大氣的黑色襯得他格外的出眾,奢華而又低調,同時也有說不出的迷之帥氣。

蘇小眉不高興的皺眉,坐下來喝牛奶,時間一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被莊昱辰拽出了酒店。

“我們要去哪?”

坐在汽車里的蘇小眉滿臉不高興。

沒錯,她是跟莊昱辰簽了一份協議,但協議可沒說讓她事事都要聽命于人。

“回去見家長。”

這個理由相當的充足,蘇小眉只能偃旗息鼓。雖說她并不樂意,可她也沒法拒絕,畢竟合情合理。

來到莊家大宅,蘇小眉心情復雜。

她并不是第一次來到莊家大宅,但她之前都是以莊皓揚未婚妻的身份出現在這里,然而這一次,她已經變成了莊昱辰的妻子。

莊家一家老少都在,莊智梁有弟兄三個,他是老大,除了已經過世的莊昱辰的父親莊智棟之外,還有老二莊智承。莊智梁的兒子莊敬中、孫子莊皓揚及二房莊智承的兒子莊敬文,孫子莊皓飛,都在莊氏效力。

這個蘇小眉以前就知道,不過她可沒想過,有一天她會以莊智梁侄XF的身份出現在莊家。

“爺爺……大伯父好,大哥大嫂好,二哥二嫂好。”

幸虧二伯父莊智承因為身體的緣故常年住在醫院,否則還要多叫一個長輩。蘇小眉暗地吐了吐舌頭。

莊皓飛馬上改口:“小嬸早安。”

蘇小眉不由得愣了一下,長這長大,還是第一次有人這么叫她。

莊皓揚也在,他只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這算什么?

蘇小眉頓時有些生氣,是莊皓揚對不起她在先,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嫁給莊昱辰?

當下清了清嗓子,當著眾人的面道:“莊皓揚,我不管以前咱們是什么關系,現在我是你嬸子,是你的長輩,你要學會尊重長輩!”

蘇小眉故意這么說,就是想給莊皓揚一點顏色瞧瞧,今時不同往日,她又沒做錯事,于情于理,她都要在莊皓揚面前趾高氣昂。

“小嬸好。”

莊皓揚不得不忍氣吞聲。

如果不是許倩如昨天攪局,現在蘇小眉已經成了他的妻子,他也用不著低三下四。

“大家都是一家人,不需要那么客氣。”

莊昱辰適時的出聲,不管有意無意,總算替莊皓揚解了圍。

接下來就是給公婆敬茶了,莊昱辰自幼被莊智梁帶大,所以就由他作為家長,接受新人奉茶。

接過蘇小眉敬過的茶水,莊智梁笑咪咪的遞給她一個鼓囊囊的大紅包。

蘇小眉心中一樂,莊爺爺果然夠大方。

喝過XF茶,莊智梁把早已準備好的公司轉讓協議擺到大家面前:“我昨天已經說過,要把公司交給昱辰,這是轉讓協議,如果昱辰沒有意見,就在這里簽個字。”

“不用看了,我相信大伯父。”

莊昱辰當真連看都沒看,就在協議上簽了字。

看到他簽字,周平如第一個不服氣的叫出來:“爸,您也太偏心了,這么大一個公司,就這么交給小叔了?”

而二房的劉云也忍不住道:“大伯,之前您決定把公司的大權交給皓揚,我們確實沒有任何意見,可是現在……咱們誰也不知小叔有沒有能力繼承莊氏,您就這么隨隨便便把莊氏交給他,是不是有些率性了??

“我相信昱辰。”

老爺子的一句話簡簡單單就把大家給打發了:“當初我和蘇老有過約定,眉眉必須要嫁入莊家,誰娶了眉眉,就等于拿到我們莊氏的繼承權。”

說話間有意無意的瞥了蘇小眉一眼:“我信任眉眉,也信任昱辰。”

莊皓揚的一張俊臉頓時紅成了豬肝色,本來該由他繼續莊氏,現在可好,到手的大權拱手讓人,讓他好不懊惱!

周平如一下子也沒了氣焰,誰讓自己的兒子不爭氣?

這樣以來,莊敬文也不好再說什么,他們只是二房,若他是老爺子的親兒子,自然又另當別論。只有莊皓飛很高興,他得不到的,莊皓揚這小子也沒得到……他早就看莊皓揚很不順眼了。

劉云卻很不高興,若是沒有莊昱辰的出現,就算莊皓揚繼承不了莊氏,還有她的兒子莊皓飛可以繼承,現在可好,自己兒子連一丁點機會都沒有了。

“大伯,您這么做侄XF自然不敢妄加評論,只是……眉眉以前畢竟是揚揚的未婚妻。年輕人在一起,保不住擦槍走火,就算同居也很正常,您就這么肯定眉眉跟揚揚在一起是清白的?您就不怕被外人笑話?”

《莊少,我們不約!》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