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醫狂妃)在線閱讀完整版《邪醫狂妃》小說

邪醫狂妃

時間:作者:葉襲來源:WXB

(邪醫狂妃)是作者葉襲寫的一本穿越架空類作品,講述的是主角宋玄墨寧云惜的故事,《邪醫狂妃》在線閱讀完整版小說:前世,她是寧王最受寵的女兒,只可惜信錯了人,大婚當夜,被自己的夫君手刃全家。重生歸來,她不惜手染鮮血,腳踩白骨,誓要讓前世陷害她的人血債血償!復仇之余,還撿了個便宜夫君。驚,君不便宜,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夫君:娘子,為夫只讓你上。...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邪醫狂妃》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九章 悔恨不已

 

王淑芳身體發顫,連連點頭:“當初,離兒的母親去世,將軍便讓我做了夫人!”

“我對你有什么要求?”簫忠衛又問。

“將軍說,要讓我把離兒當做親生的一般對待,若是離兒出了意外,或者是受了委屈,都讓我生不如死!”王淑芳哭著回答。

簫離微愣,甚是驚訝。

自己知道簫忠衛疼愛自己,卻沒有想到,竟然會疼愛到這個地步!

“老爺,你相信我,我不敢對離兒起任何心思的,我絕對沒有騙你!”王淑芳連連搖頭。

“爹爹,這么多年娘親對姐姐怎么樣,難道你心里都不清楚嗎?”簫玉爬上前,拉住了簫忠衛的另一條腿:“這件事情撲朔迷離,爹爹不能僅憑著藥丸就認為這件事情是我們做的,況且,藥丸昨天就已經送來了,期間接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簫忠衛凝著眉,打量著妻女,這么多年以來,王淑芳對離兒的確盡心盡力。

或許這件事情……

簫忠衛起身,冷漠的看著妻女:“這次我沒有直接證據,但是也和你的大意脫不了干系,去祠堂跪三天去!”

“謝謝老爺!”

“謝謝爹爹!”

母女兩個送了一口氣,或許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最輕的懲罰!

簫離,我們與你勢不兩立!

房間中,簫離重新躺在了床上,緊緊的閉著眼睛。

“既然已經醒了,就和爹爹說說話。”簫忠衛聲音中帶著疲憊。

他是武將,武藝高超,僅憑著呼吸聲就足以判斷出人是睡是醒。

簫離自知裝不下去,便睜開了眼睛。

“離兒,對不起,是爹爹照顧不周。”簫忠衛看著簫離的面容略微出神。

“沒有,爹爹能夠這么疼愛離兒,離兒很是感激。”簫離順勢起身,把腦袋枕在了簫忠衛的腿上。

簫忠衛的身體有瞬間的僵硬,卻是無奈的笑了:“以前,你看見爹爹就跑,現在知道跟爹爹親近了,后天卻就要嫁人了。”

圣旨以下,無論簫忠衛多么不愿意,都沒有回絕的資格!

“爹爹放心,女兒就算嫁人了,也會時常回來看望爹爹的。要是爹爹想念女兒了,你可以去太子府啊!”簫離輕笑。

簫忠衛嘴邊的笑意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憂愁。嫁到太子府,才會是離兒苦難的開始。

“爹爹,你相信是娘親下的毒嗎?”簫離立刻轉移話題。

“不信。”簫忠衛沒有任何猶豫。

簫離坐起身子,疑惑的看著簫忠衛,他竟然絲毫不相信,那……

“我雖然是武夫,但是也沒有你想的那么笨,王氏知道我愛護你,定然不敢對你做什么事情,尤其是你后天就要成為太子妃!”簫忠衛嘆了一口氣,繼續說:“玉兒來這里與你為難,也是想討好辰王,最先開始我的確沒有考慮到,但是大夫幫你把脈的時候就想通了!

你這丫頭雖然任性,但是本質是好的,更何況,你根本就不懂醫術,卻敢給自己下毒陷害她們母女,也是逼的絕境的破釜沉舟!

離兒,爹爹告訴過你很多次,你如果受了委屈,那就來告訴爹爹,無論什么事情爹爹都會為你做主!

你可知道爹爹看見你躺在地上的那一剎那,真的害怕,身子都在發抖,你如果出了事情,爹爹死了也沒臉去見你生母!”

一番話,簫離的眼淚幾乎控制不住,上前抱住了簫忠衛。

簫離啊簫離,你何其幸運,竟然能夠擁有這么愛你的父親!你又何其愚蠢,到死都認為王氏待你真心,父親待你假意?

不仁不孝,愚蠢至極!

“辰王的事情,父親的確無能為力了,但是你放心,爹爹無論如何都會保護好你的!”簫忠衛目光堅定。

簫離重重的點頭,嘴角露出笑意。

“明天是太子發病的時間了。”突然間,簫離如此說。

簫忠衛嘆了一口氣,重重的點了點頭,也幸好是明天,如果是后天,那自己真的不敢想象。

簫離自己給自己下的毒,解毒自然也是手到擒來。

白天的事情雖然沒有傳出去,但是將軍府的奴仆都是知道的,也明白了簫離在簫忠衛心里的地位,自然不敢有任何怠慢。

到了第二日,簫離廢了九牛二虎的力氣,才甩開了丫頭,偷偷的跑到了府外。

簫國國土面積雖然不大,但是經濟十分發達,簫離穿著普通百姓的衣服,穿梭在熱鬧的集市。

她已經打聽清楚,太子冷子夜月初第一日發病,需要吸食十個少女的鮮血才能壓制住毒素!

而這十個少女,便出自奴隸市場!

第十章 任人買賣

 

所謂奴隸市場,就如同名字一般,買賣奴隸的地方,朱門府邸的奴婢,大多都來自這里。

奴隸自然沒有自由,沒有人格尊嚴,如同物品一樣,任人買賣。

奴隸一般是窮人家的子女,還有罪犯的后代,說到底,不過是無辜的可憐之人!

但是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子,有錢有權,便高高在上,相反之,豬狗不如!

簫離踏進奴隸市場的第一步,便看到一個穿著富貴的男子手不斷的摸索在一個妙齡女子的身上。那女子衣衫破爛,已經不足以避體,但是卻沒有掙扎,任由那男子摸索,似乎已經對這種事情麻木。

簫離嘆了一口氣,手摸了摸自己手里的錢袋,這些錢足以買下那女子,但是滿街的奴隸,自己又能夠救下幾個?

如今她不能多事!

“姐姐,你買我回家好不好?”突然之間,籠子里伸出一個小手,拉住了簫離的的衣服。

簫離低頭,女孩的手上布滿污漬,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顏色,她抬著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寫滿了膽怯和渴望。

“姐姐,她們都嫌我小,不買我,你買我好不好?”女孩鼓起勇氣。

簫離皺眉,突然間看到一輛馬車,當下立刻低聲說:“我今天沒有帶夠錢,我明天一定來。”

話落,立刻朝前走去。

“哎呦,您來了,您放心,我已經把奴隸給您挑選好了,保證個個健康,而且容貌端正!”奴隸販子一臉討好的看著馬車上下來的人。

那人相貌年紀,不過二十五六,冷冷的哼了一聲:“算你懂事,她們能夠死在我們太子爺的手上,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您說是,您說是,像她們這種低賤的人,能夠去一去太子府,下輩子都能托生到好人家!”人販子恭維著。

那人點頭,顯然很滿意,當下揮手:“走吧,讓你們去太子府見識見識。”

十個少女已經經過梳洗打扮,各個穿著新衣服,但是身體卻顫抖不止。

冷子夜的惡名誰人不知,她們去了太子府就會死!如果能夠被別人買走,那還能夠活命,可是被太子府的人買走……

“我寧愿自己死,也不要淪為那惡魔的食物!”其中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大喊一聲,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的事情,一腦袋撞在了旁邊的石頭上,鮮血瞬間四溢。

遠處的簫離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立刻大跑了跑去,隨手撕下少女的外套,給少女止血。

人販子和那人冷漠的看著,沒有絲毫的反應,仿佛這條人命在他們看來就如同牲畜!

“這人我可還沒有帶走,你說現在怎么辦,你總不能讓我把個死人帶到太子殿下的面前吧。”那人低頭玩弄著自己的手指,漫不經心的說。

“那是,那是,我怎么能讓您把她帶走呢,只是馬爺,您看我這里,真的沒有什么能用的少女了呀!”人販子為難的四處查看,這些都是男子和小孩子。

“怎么,你的意思是要少一個了?”馬爺聲音提高,滿臉的威脅。

“馬爺,我們合作了這么多次了,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您看,我這……”人販子為難。

馬爺瞪大眼睛,剛想發怒,突然之間聽到一個聲音:“我來!”

人販子和馬爺驚訝的朝發聲處看去,女孩俏麗的站在那里,更令人震驚的是她的容貌。

只見她發黑如墨,皮膚美若羊脂,烏黑大眼亮如星辰,櫻桃小嘴輕輕蠕動已經讓人心癢難耐!雖然她一身普通百姓衣物,但仍然隱藏不住身上的端莊貴氣。

這相貌,當的起傾城傾國!

馬爺嘴巴微動,這女子一身卓越氣質,定然不是普通凡物,但是絞盡腦汁,卻想不出來京城誰家女兒如此美艷。

也的確,簫離在京城中除了廢物的名頭之外,也沒有別的名聲。

“你們缺一個少女,我來頂替。”簫離的聲音堅定,更多的是不容人拒絕的氣勢。

人販子面色一喜,立刻對馬爺笑著說:“馬爺,既然這位姑娘自愿,我們就成全她吧。”

馬爺皺眉,自認為笑的英俊:“姑娘,想必你不是京城人士吧,這去太子府可不是享福的!”

“我知道。”簫離話不多說:“你到底同不同意?”

“這……”馬爺為難,白送上門的人,不要白不要,但是這姑娘的身份?

如果出了問題,也不是他能夠擔當的起的。

“這顆夜明珠價值連城,也算的上是無價之寶,如果你帶我去太子府,我就把它送給你!”簫離輕笑,聲音魅惑的說:“就算你在太子府做一輩子,也未必能夠值這一顆珠子。”

第十一章 出手闊氣

 

出手如此闊氣,可見身份不低,這……馬爺看著夜明珠,心中糾結萬分。

“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銀子夠,我就能夠進太子府,如果你不愿意的話,那我找別人就是!只是,還望馬爺想一想,是你轉賣了這顆珠子買宅院做主子好,還是留下做奴才好!”簫離繼續誘惑。

馬爺皺眉,奴才和主人兩個稱呼,卻早已天差地別!

“我進太子府也是因為我爹要把我嫁給一個老頭子,我不愿意就這么過一生,才險中求富貴,但是現在看來,馬爺的膽量還不如我一個小女子。”簫離輕輕搖著頭,面帶嘲諷。

誰都知道,跟隨這馬車就太子府,必死無疑!

馬爺瞪大眼睛,當下咬著牙點頭:“我帶你去,但是是生是死,就是你的造化了!”

簫離笑著點頭,目光似笑非笑的落在了面色蒼白,身體微顫的人販子身上。

他知道了馬爺跟自己的密謀,還能活多久?

“馬爺,你放心,我什么都沒有聽到,也沒有見到過這位姑娘,求你,求你看在我們合作這么久的份上,饒我一條命,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啊!”

人販子的話還沒有說完,馬爺的白刀子已經插進了他的心臟,人販子不甘心的攥住馬爺的衣服,無奈閉上了眼睛。

籠子里的奴隸平靜的看著眼前一幕,沒有尖叫,沒有哭泣。

奴隸市場還有一個私下的名字,人間修羅地。

富家公子不少有特殊愛好,殺人需要償命,但是殺奴隸卻不需要付任何責任,有些人剛把奴隸買下來,便當場殺害。

人血,尸體,他們早就已經見慣了!

簫離將身上的銀子分掉,打開了奴隸們的籠子,看著他們四散奔逃,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接下來他們什么命運,自己就幫不上忙了。

“姑娘,時間不早了,上車吧。”馬爺剛得到了夜明珠,聲音里滿是客氣。

簫離點頭,和眾位哭泣的少女一同坐上了去太子府的馬車。

每月月初,都有這么一輛馬車進太子府,無人盤查,也無人動心思。

想要冷子夜命的人很多,但是卻沒有人愚蠢的在月初打主意。本身,冷子夜的武功已經十分高強,月初發病是,身體堅硬到刀槍不入,仿若鋼鐵,而人在他的手里,就如同脆弱而毫無攻擊力的昆蟲!

簫離下了馬車之后,和眾位少女被關在了一個碩大的房間中。

這房間空無一物,沒有絲毫擺設,但是簫離卻敏感的聞到了一股血腥臭味,已經殘留了許久。

少女們擠在一處,除了發顫的身體,再也沒有任何聲音。

簫離隨意坐在地上,人在沒有任何希望的時刻,也只能夠接受命運的嘲弄,就如那夜的自己。

只是,現在還能到那個時候。

與此同時,將軍府早已布滿硝煙。

大小姐偷偷跑了出去,將軍知道之后大發雷霆,立刻派出自己的侍衛暗中尋找,卻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一個活生生的人,怎么會說沒有就沒有了呢?一群廢物!我告訴你們,天黑之前找不到小姐,你們都得下地獄!”簫忠衛的聲音如同驚雷,充滿憤怒。

明天就是簫離出嫁的日子,今天還有很多禮儀要學,但是她卻偏偏沒有了蹤跡!

如果耽誤了婚禮,所有人都要陪葬!

將軍府的人顫顫瑟瑟,如同驚弓之鳥,四處翻飛尋找關在太子府的罪魁禍首。

日落月初,期待已久的夜,終于到來。

簫離站在窗前,因為是月初,月亮很小,光度很暗,更散發著冰冷。

漠然,外面傳來腳步聲,簫離面色一正,來了!

她立刻跑到少女堆里,藏在了最里面,冷子夜認識自己,現在還是小心為妙。

房門打開,清冷的月光掃進來,本就沒有任何溫度的房間更加冰冷。

冷子夜站在門口,漆黑的目光冰冷的看著發抖的少女,眼底涌出厭惡。

人之所以叫人,那就是會用火,懂得吃熟食,而自己,卻依然要過茹毛飲血的日子!尤其是,喝的還是人血。

“哈哈……”低沉的嗓子中發出自嘲的笑聲,冷子夜重重的關上了門。

他轉身,站到窗前,看著天上的月亮,毒,馬上就要發作了。

簫離藏住自己的臉,偷偷的看著冷子夜,驟然,瞪大了眼睛。

月光灑在他的身上,他的面容出現痛苦的猙獰,眼眶部分的顏色逐漸加深,微張的嘴巴里上下兩排各有兩顆牙齒飛快生長,不過瞬間,已經成為野獸的獠牙!

他的手扭曲在一起,指甲尖利無比!黑色蟒袍突然間被肌肉撕裂,漏出人類無法擁有的大塊肌肉,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腫脹的血管!

《邪醫狂妃》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