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莫寒蘇晚依依戀莫晚時小說免費閱讀

依戀莫晚時

時間:作者:陶陶來源:WXB

主角叫邊莫寒蘇晚依的小說依戀莫晚時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陶陶寫的主要講述的是:遇見你,是我的幸運。傷害你,是我的不幸。這一生,我的幸和不幸,都和你有關。只愿,依戀莫晚時。...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依戀莫晚時》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006 酒會豪飲

“這個婚,我從來都沒有打算離。”蘇晚依壓抑住心底的疼痛,冷冷地說,語氣甚至帶上了幾分嘲弄,“邊總在商場叱咤風云這么多年,難道還沒看出來我的手腕深淺嗎?”

“蘇晚依!你耍我!”電話那邊傳來咆哮。

“你現在才知道?我還以為你會聰明地不打這個電話呢!”蘇晚依輕蔑一笑,繼續說道,“三年婚姻,我玩夠了,我、也裝夠了。沒想到你邊莫寒還真是一個X冷淡,嘖嘖……你不是一直都覺得許夢的死跟我有關嗎?我告訴你,沒錯!就是我,蘇晚依害死了你心愛的許夢!不過,沒想到她心里承受能力那么差。我搶你過來,只是想證明我的籌碼比她大而已,誰曾想她就那么自殺了。邊總,這游戲真沒意思呢,不要以為我是真的愛你,你不過只是我用來贏過許夢的工具,可惜,你太容易上鉤了。”

不等邊莫寒說話,蘇晚依當即掛了電話。

她捏著手機,整個人都在顫抖,直感覺自己的靈魂幾乎都要坍塌。

“依依,你這是何苦?”沈晨不解地看著蘇晚依,“為什么要把莫須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攬。”

“邊莫寒,你說,他相信過我嗎?”蘇晚依嘴角一扯,滿滿的都是苦澀,“我苦口婆心地解釋了三年,他何曾相信過我?所有旁觀者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仍舊不信我。更何況今時今日,他是害死我爸的兇手,往后我也理應跟他兵戎相見,不共戴天!”

邊莫寒被掛了電話,蘇晚依的一番話讓他心神慌亂!尤其是在蘇晚依強調她并不愛他的時候,邊莫寒的情緒終于爆發,按捺的憤怒沖破了最后一層窗戶紙,露出了猙獰的面目!

“聯系蘇震!讓他履行合約!”邊莫寒對秘書喝到,“我倒要看看,你蘇晚依能夠得意多久!”

邊莫寒向來知道蘇晚依和許夢不和,尤其是有相同的仰慕對象時,女生的爭風吃醋更是屢見不鮮。可是,當他知道蘇晚依只是把他當成報復許夢的工具的時候,邊莫寒心中的狂躁像火山噴發一樣徹底爆出!

“好你個蘇晚依!算你狠!”邊莫寒心里頭翻江倒海,拳頭慢慢收緊,關節被捏的咯咯作響!

“邊……邊總。”

小秘書戰戰兢兢地開口,邊莫寒寒眸冷對,嚇得小秘書都快站不穩,“蘇氏集團前總裁……就在前幾天跳樓自殺了!”

“什么!”邊莫寒怔住了,難怪,那個女人會這樣!他冷冷笑道,“蘇氏集團現在的總裁是誰?”

“是,蘇小姐!蘇小姐秘密接手了前總裁所有的業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秘書緊閉著眼說道,生怕狂風驟雨會降臨到自己的頭上。

“真是沉得住氣的女人!”邊莫寒眼中的黑暗深不見底,“查,查她現在在哪。”

“蘇家,今日在托克拉克設下酒會,悼念……蘇震。”

秘書不敢耽誤一分一秒,趕忙把蘇晚依的行程報告給了邊莫寒。

“托克拉克?”邊莫寒眉頭一擰,這是他們這兒最大的酒會場地,也是最魚龍混雜的地方,蘇晚依在這里悼念蘇震,莫不是想讓人笑掉大牙!

話雖如此,邊莫寒卻盛裝打扮到了托克拉克!酒會已經進行了一半,臺上,蘇晚依一身裸色滿鉆長裙,在燈光下分外耀眼。

臺下的公子哥們看得眼睛都直了,只見蘇晚依顧盼神飛,言語帶著幾分挑逗道:“做生意嘛,求財求和。蘇氏集團是家父給我最后的依托了,還希望各位能夠在日后扶持幾分,依依在這里,先行道謝了。”

話音剛落,臺下就有人開始鬧騰起來。邊莫寒看去,眉頭擰起。

“蘇小姐,別人我不敢做主!但我們家族企業,我還是說一不二的。”一位面容俊秀的男子站起來,嘖嘖一聲,毫不掩飾自己色瞇瞇的目光,“蘇小姐畢竟還是個柔弱的女孩子,我們自然是要憐香惜玉的。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這邊兩瓶伏特加,只要你喝完了,從此我們家與蘇氏就是長期的合作伙伴,我歐豪,自當為蘇小姐赴湯蹈火。”

語氣如此輕挑,明晃晃地就是故意給蘇晚依鬧笑話來的。邊莫寒心中惱怒頓起,他雙拳緊握,卻見蘇晚依裊娜多姿地走下臺,一雙美目靈動迷人地看著那歐豪,皓齒輕啟:“歐總,此話當真?”

蘇晚依的聲音涼如秋水,卻像甘露一般讓這群男人欲罷不能。邊莫寒怒氣更盛,好似自己的所有物被人虎視眈眈地覬覦著,那歐豪呼吸一屏,竟順著蘇晚依的話說道:“當然,只要蘇小姐給我們面子,日后我們就給蘇小姐面子。”

“好!”蘇晚依嫵媚一笑,一只手搭在歐豪的肩膀上,胸前波濤一動,會場頓時萬籟俱寂!邊莫寒心臟猛跳,恨不能毒瞎了所有人的眼睛,只見蘇晚依抄起酒瓶,不由分說地灌起了烈性伏特加!

美人豪飲,雙頰紅暈飛起,一瓶伏特加已經下肚!在場人都目瞪口呆,那歐總沒想到蘇晚依會如此較真,他怔在那里,這種女人,對自己都能這么狠嗎!

為了讓蘇氏真正壯大,竟然做到這個地步嗎?

“蘇總,蘇總……”歐豪扶住她的肩膀,握住美人酥骨,,同是男人,邊莫寒哪里不明白這個意思!神使鬼差地,邊莫寒一個箭步沖上前,掃開了那個歐總,抱住了蘇晚依。

007 我的女人

“我邊莫寒的女人,你也敢碰!”

話已出口,邊莫寒黑眸中閃過一絲晃神。那群人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一般,但也忌憚著邊莫寒的權勢。歐豪倒是毫不介意,反倒直言了當地說:“邊總,誰都知道您愛的是另外一個。反正這女人空守著閨房也是浪費,您還不如舍出來,我會好好照顧蘇小姐的!”

“滾!”邊莫寒一低頭,卻見蘇晚依滿身的紅疙瘩,密密麻麻,這才知道她是酒精過敏了!

這個女人,不要命了嗎!

可是記憶中,她好像從來沒有這么大的反應啊?邊莫寒半抱著蘇晚依,眉頭擰的更緊了。

每夜他都是一身酒氣回家,蘇晚依總是漲紅了臉為他收拾。現在想起來,好像真的很反常……邊莫寒抱著蘇晚依往外走,他低頭看她,幽深的眸子閃過不解,為什么,她從來都不抗拒自己?

“放開依依。”到了托克拉克門口,沈晨搶在邊莫寒跟前,“你們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你又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那你呢?放縱她在男人堆里喝酒?沈晨,你口口聲聲說的喜歡,也不過如此!”邊莫寒看了一眼懷里的蘇晚依,心中沒由來地升起一股憐惜,“我沒工夫跟你瞎扯,我要送她去醫院!”

說罷,邊莫寒不由阻攔地把蘇晚依扔進車里,用安全帶綁好她后,駕車飛馳而去。沈晨被遠遠地甩到背后,他看著邊莫寒的背影,眸色漸漸變得銳利。

邊莫寒,我的喜歡不算喜歡,那你的恨呢?

你說你厭惡她,這就是你的厭惡嗎?

你這樣的緊張,又算什么呢?

“邊莫寒,你放我下車。”路口忽然紅燈,邊莫寒的車猛地停住,蘇晚依掙著身子,她被安全帶勒住,一時呼吸不上來,“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在這里又如何?反倒是你,這么作踐自己又想干什么,博取我的同情嗎!”邊莫寒怒火中燒,他一想起剛剛那個場面就怒不可遏!一群男人如狼似虎地盯著蘇晚依,還有那些不干不凈的話,真是讓他暴怒至極!

“不好意思,我父親的追悼會好像沒有邀請邊總參加。”蘇晚依護住胸口,她粗粗地喘了幾口氣,不愿和邊莫寒有過多的拉扯,她道,“放我下來吧,我提前吃過了抗敏藥,沒必要去醫院,反應只是暫時的。”

“呵呵,蘇小姐,真沒看出來你還有這等本事!”邊莫寒余光瞥見蘇晚依的皮膚,果然紅色的疙瘩已經消去,她的皮膚恢復了最初的白嫩,像去殼的雞蛋一樣光滑。裸色的長裙服帖著她的肌膚,秀色可餐。

邊莫寒呼吸猛地加重了,他一個轉彎,把車開進了森林公園。蘇晚依正要下車,卻被邊莫寒一把拉在懷中,攫住唇舌!

蘇晚依瞪大了眼睛,她用力推開邊莫寒,就要一耳光甩上去,可還沒來得及動作,一雙手腕就被邊莫寒緊緊抓住!蘇晚依的力氣哪里比得了男人,只能任由邊莫寒擺布。邊莫寒冷笑一聲,把她的手反剪在背后:“蘇小姐,原來這三年,你都是扮豬吃老虎。”

“呵,是啊,讓你驚喜了嗎?”蘇晚依眼神凌厲,她扭動著身子,想要掙開邊莫寒的鉗制,卻沒想到禮服先一步滑了下來……她只戴著胸貼。

“的確很驚喜!”邊莫寒的嘴角勾起,輕挑地說:“看來我差點錯過蘇小姐這頓美餐!”

邊莫寒騰出手放下座椅,他朝著蘇晚依壓過去:“我冷落了你三年,既然你不想離婚,那我就履行作為丈夫的職責吧!”

車子在郊外的林蔭小路上瘋狂晃動,女人的喊叫,抗拒和**傳出來,大家都頗有意識地避開了這輛尾號8888的車。

“邊莫寒,我要你不得好死!”蘇晚依惡狠狠地說,身體卻熱得灼人,她不由自主地迎合著邊莫寒,她愛他,早已深入骨血,早已成為了習慣。她的身體,比她的心理更渴望邊莫寒的觸碰。

邊莫寒瘋狂地咬著蘇晚依的肌膚,他的眼前晃過剛剛的一幕幕,晃過其他男人握住蘇晚依香肩的場景……想到這里,邊莫寒就越更用力地懲罰蘇晚依:“蘇晚依,沒想到你會在酒會上勾三搭四!你就這么缺男人嗎,是我滿足不了你嗎!蘇晚依,你真賤!”

“是啊,我就是賤,我最賤的時候,就是愛上你!”蘇晚依憤怒地回擊,轉而反唇相譏,“邊莫寒,你這樣算什么,后悔了?你最愛的,不是你的許夢嗎?”

“可笑!”

不知邊莫寒的可笑,指的是蘇晚依愛上他,還是蘇晚依說他后悔。

可就在前幾天,他還當她是最臟的物品,連觸碰,都要再三擦凈手!

記憶的碎片像是刀刃,狠狠的割傷著蘇晚依早已經千瘡百孔的心臟。

“邊莫寒,放過我吧。”蘇晚依閉上眼,一行清淚從眼角滑下……他和她之間,注定隔了兩條人命!她不可能無視父親的死,再像以前一樣陷入愛情的虛像里。

她沒那么蠢,她也不能那么蠢!

“當初,你放過夢夢了嗎?”邊莫寒頂到蘇晚依深處,幾乎刺穿蘇晚依的身體,“你剝奪走的東西,該有你來償還!”

“邊莫寒!”再一次提到許夢,蘇晚依終于不再忍讓,她憤然嘶吼道,“我沒有逼死許夢!我到的時候,她已經不在岸上,誰知道她死沒死,還是故意玩這一出死不見尸!”

“蘇晚依,夢夢不是你,她沒有你這么多歪門邪道!”

“好,好,好!”蘇晚依仰天大笑,“是,許夢就是單純,許夢就是善良!我就是不擇手段!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解釋,你不聽就罷了。也請你以后,不要再這么饑不擇食,讓一個殺了你最愛的人的兇手,來滿足你的渴望!你不覺得惡心,我還覺得惡心!你口口聲聲說愛著許夢,呵呵,那你現在在做什么?”

事到如今,蘇晚依終于徹底死心,終于不再解釋!

看到蘇晚依這一副破罐破摔的樣子,邊莫寒越發的惱火,他一手扣緊她的下巴,低頭狠狠的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蘇晚依被這樣粗暴的吻弄得目眩神離,她用殘存的意識拼命的推搡著他的胸膛,可他的手像是上了鎖的鐵鉗,怎么也掙不開……

008 許夢歸來

 

蘇晚依是被邊莫寒扔在蘇家附近的,她xiashen撕裂般地疼,一如她早已支離破碎的心。打開房門,家中凄冷毫無人氣,父親的遺照掛在堂前,面容慈善。蘇晚依痛哭流涕,她埋頭跪在地上,終于不省人事。

“依依。”

熟悉的聲音喚醒了蘇晚依。昨晚的瘋狂迷亂讓她心有余悸,她不知何時昏迷過去,更不知沈晨何時來到了自己的家。

沈晨黑眼圈很重,顯然是一晚上都沒有睡。蘇晚依還是穿著昨天的禮服,渾身遍布的吻痕分外扎眼。沈晨臉色很差,蘇晚依醒后,他淡淡地說道:“你先換衣服吧,待會兒下樓吃飯。”

沈晨離開房間,蘇晚依勉強撐起身子,xiashen的疼痛更加劇烈了!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好不容易平復的心又變得一團亂麻。邊莫寒,你到底想干什么!為什么在她決絕之后,又要用這種方式將兩人的關系弄得更加復雜!

蘇晚依洗了澡,身體卻越發疲倦了,她簡單地吃了飯,一連幾天,還沒處理一會兒公司事務就覺得累,食欲也下降得厲害。

以前最愛吃的東西,現在吃上幾口就吐得天昏地暗。

怕是胃病又犯了。蘇晚依喝了一個星期的白粥,卻還是不舒服。因為身體不適,她的辦公處已經放到了家里。這天,她突然一陣干嘔,好不容易緩過神來,茶幾上的手機卻亮了。

是邊莫寒的電話。

“蘇晚依,帶好證件到民政局,我們離婚。”邊莫寒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即警告道,“不要跟我耍手段,否則,我讓整個蘇氏陪葬!”

說罷,電話就掛了。

手機屏幕已經黯淡,蘇晚依的手卻還保持著僵硬的姿勢。身體的疲倦不允許她思考太多,他要離婚……

是啊,斷了也好。

不過是一次身體接觸,竟然也能讓自己心亂如麻這么些天。

蘇晚依搖搖頭,可是為什么心會這么痛呢。

她看了一眼父親的靈位,喝了好幾杯涼水才鎮定下來。無論如何,她都已經不可能在跟邊莫寒在一起了。蘇晚依找好證件趕到民政局,在邊莫寒下車的那一刻,她才終于明白,為什么他會突然和自己離婚。

從邊莫寒車上下來的,站在她面前的這個女人,不正是死不見尸多年,卻讓邊莫寒朝思暮想,盼星星盼月亮的許夢嗎?

原來,她真的沒死。

許夢穿著白色的連衣裙,溫婉迷人,長發隨意卻頗有心思地挽起。邊莫寒伸手攬著她,眼中盡是溫柔寵溺,兩人儼然一對璧人。

在這一瞬間,蘇晚依忽然明白自己的地位。不管之前她做了什么,她和邊莫寒之間發生了什么,在許夢面前,她只是一個蹩腳的跳梁小丑。

主角回來了,她就該下場了。

自己還活該帶著罵名。

許夢見到蘇晚依,揚起得逞的微笑,但隨后立刻拉開了和邊莫寒的距離,分外無辜地說:“依依,對不起,我沒想到你和莫寒已經……”

話音未落,邊莫寒已經伸手將許夢再次攬入懷中。他看著蘇晚依,卻是目中無人。蘇晚依只覺得自己又一次變成了灰姑娘,而心中的邊莫寒,則居高臨下的宣示著另一個女人的主權。

她聽到邊莫寒的語氣從溫柔到冰冷:“不用管她,我和她,現在就離婚。”

“莫寒,別這樣。”許夢垂下眼眸,似乎充滿了歉疚,“至少現在,你們還是合法夫妻,我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沒事,我不介意。”蘇晚依嗤笑一聲,挺直身子拉開了民政局的大門。她微笑著,眼中酸楚盡數落在心里深處,“許夢,我對邊莫寒沒有什么感情,既然你沒死,我就把他還給你。省的一天到晚,他一發情了,就來找我的麻煩!”

“依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我們的姐妹情因為莫寒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許夢心急的抬頭,一雙黑眸布滿了歉疚的淚水,“我之前失蹤,不是我不回來,是我沒法回來。差一點我就沒了性命,輾轉這么久才重新回來這里。我不能沒有你們,對不起,依依,我也,真的很愛莫寒……”

“沒死就行。”蘇晚依沒有心情和許夢演著一出苦情戲碼,她惡寒一句,“我跟你本身也沒有什么姐妹情可言。”

“那,依依,你能原諒我嗎……”許夢忽然上前握住蘇晚依的手,蘇晚依下意識就要甩開她,卻被邊莫寒先一步拉開她的手。

只見邊莫寒像護著珍寶一樣將許夢緊緊護在自己的懷里,冷笑著看著蘇晚依,說道:“夢夢,你何必向這種小人道歉。如果不是她害你落水,我們怎么會分開這么久,我又怎么會被逼著跟她結婚!夢夢,你聽好,我邊莫寒,從來走只是你的男人,她沒有資格跟你爭,我屬于你,只屬于你。”

“不,我沒有怪依依的意思,是我自己不小心的……依依她不是故意推我的。”許夢明里暗里往蘇晚依身上潑著臟水,她似笑非笑地看向蘇晚依,又猛地將頭埋在邊莫寒懷中,親昵地說道,“莫寒,我好想你。”

《依戀莫晚時》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广西快乐十分开码网